不世仙★

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头像是wili阿葵给我画的!!!!不许抱!!!我爱她!!!
有置顶,请阅❤

有没有人想要换粮QAQ


自割腿肉好难吃QAQ


偷偷搞了一个雷仙tag(你


[他拥星河入怀]←请不要客气地丢粮,都会找时间回赠的QWQ


寒假三天的亚子我大概能写几篇QAQ


易感期

复健段子


abo


各种pa


嘉/雷/帕/卡









————————





VER.嘉德罗斯


“……过来。”


“……不要!”


宽敞的卧室里,你和嘉德罗斯各占一个小角落。


你瑟瑟发抖,嘉德罗斯无奈且不耐烦。


不为别的,吃一堑长一智,反正你是不敢靠近他了。


去年毫无防备的你简直是活在地狱里。


“……我有那么可怕?”嘉德罗斯的脸预料之中地黑了。


你犹豫了一下,然后疯狂点头。


那淡淡的金属味无时不刻刺激着你的神经,你咬着舌尖拼命隐忍才没让自己的信息素发散出来。


这种情况要是开口,绝对要糟。


“……出息。”


易感期的嘉德罗斯失去耐心的速度总是比往常要快,他半阖起其双眸,眨眼间便到了你身前,你一惊,下意识地出手反击,但到底失了先机,不出一分钟便被他反剪了双手扔到了床上。


完了完了完了……


而一床棉被当头罩下,你一愣,挣扎了许久才露出脑袋,一边嘉德罗斯已一扯了另一条棉被盖上,见你一副呆样,他没好气地屈起食指,轻轻弹了弹你的额头。


“说了不会伤你便不会伤你,我向来说到做到。”


“睡觉,明天有任务。”


好嘞。


你欢欢喜喜的睡下,想起了什么,伸手戳了戳嘉德罗斯的肩膀。


“……嗯?”


你眨了眨眼,雪松香蔓延开来,撒娇一般缠上了满室的金属味。


“在那之前,来个晚安吻怎么样?”








VER.雷狮


雷狮的信息素是酒香,你不爱喝酒,闻不出品种,会不会醉你不知道,但绝对能让你腿软。


易感期的雷狮意外的乖巧,好像喝醉了,平日里因静电炸起来的短发都软了一些,缀满星子的眼眸中漾着腻死人的温柔,好像只要你开口,即便是整个宇宙,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送给你。


对此你表示惊恐。


——被嘲讽了这么久,突然这么温柔,好不习惯!


易感期的雷狮总是跟在你身后,像条小尾巴似的,经常毫无征兆的把你搂进怀里,下巴搁在你肩上,轻嗅着你的发香。


“……那啥,老大,我三天没洗头了。”


“……”


虽然……但是……这个……那个……


——他真的好像在撒娇啊!


这么值得纪念的时刻当然是——


……记在心里啊。


你还想再活五百年呢。


你的排名离海团还有一定差距,所以你经常出没于高级狩猎区,横竖只有你在拉怪的仇恨,其他参赛者看见雷狮有力气跑就不错了,所以每次打怪你都是全身心的投入的。


但是总有不知死活的渣滓妄图捡漏。


躲开那一支冷箭时,你第一反应是去看雷狮,却见雷神之锤将到不知死活的参赛者重重砸进地面,手握雷锤的男人一脸讥诮,先前的温柔早已荡然无存,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戾一瞬间竟掩盖过了那醇厚的酒香。


真正的猎手,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喝醉的。


偶尔的放纵,只是因为你在。


上位者冷冷地俯视着蝼蚁,抛下了最后一丝怜悯:


“在我的领地,没有人可以动她。”








VER.帕洛斯


帕洛斯似乎总在看你。


你似乎总能闻到一种似有若无的甜味。


你说不出这是什么味道,不像糖果也不是巧克力,多一分太腻,少一分又无法令人印象深刻。


帕洛斯的视线也是这样,不论坐在哪里,他的视线总能准确无误的落到你身上,并不热切,反而带着点莫名其妙的安抚的意味,并不令你难受,有时候被你抓了个现行,他也不慌,反而大大方方地冲你笑了笑。


……嘶。


于是先乱了阵脚的反而是你。


“帕、帕洛斯,年级上有一个历史学科竞赛,你要试试吗?”


对上少年疑惑的实现,你的心忽然漏跳了一拍,白净的脸登时飞来两片红晕,你赶忙把报名表往他桌上一拍,装作毫不在意的移开了视线,“为,为班级做贡献嘛,你历史好,听说第一名的奖品很丰厚的。”


“好呀。”


亲亲二字落下,你松了一口气,心却彻底乱了。


真是见了鬼。


嗯,下意识的甩了甩脑袋,又闻到了那种甜味。


好甜呀。你忍不住耸了耸鼻尖。


你好喜欢。


孰不知这一切早已被少年看在眼里,勾弯了他的唇角。



你觉得自己真是疯了。


明明帕洛斯巡演的地点与你出差的地点差了十万八千里,开完最后一个会后,你还是买了机票连夜赶到了他那里。


已是深冬,你裹着肥大的羽绒服,披头散发的在风口处等他,脸上因为熬夜冒出来的痘痘都还没来得及化淡妆掩盖一下。


太蠢了。


“你不是出差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还是来了我这里?”帕洛斯端着两杯热饮走过来,递了一杯给你。


“想你了。”你先过瘾,试探着温度轻饮了一口,毫不犹豫地将思念诉诸于口。


帕洛斯愣了愣,随即弯了眉眼,“哎呀,这可怎么办呢?”


你习惯性的耸了耸鼻尖,闻到了熟悉的甜味,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什么怎么办?”


他却狡黠地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也想你了。”


——这可怎么办呢?


——最近,可是他的易感期呀。








VER.卡米尔


易感期的卡米尔在交往前和交往后简直是天差地别。


交往前,卡米尔仍能以平静的语调重同你做战术分析。


交往后,卡米尔仍能用平静的语调同你做战术分析,还会随手用笔轻轻敲你的头。


——真的,天差地别,能让卡米尔做出这般亲昵的动作就是最好的证明。


往常你还会偷偷放信息素勾他,现在你觉得自己比性/冷淡还性/冷淡。


卡米尔:“……你到底是多想发生点什么啊。”


你不甘示弱地吐了吐舌头:“不想发生点什么才是有问题,好吗?说明你对我没兴趣嘛!”


“……”卡米尔下意识地转了转手中的笔,“你最好安分一点,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这样?”


你:“……”


分明是在哄小孩子嘛!


你愤愤低头去做战术分析,对面却传来一声轻笑,于是刚刚还暗下决心再也不理他的你立马没骨气地偷偷抬眼去看他,少年难得弯了眉眼,眼眸中碧波清涛,端的是一派温柔。


“在有绝对的把握之前,我不想伤害你。”


“我对你确实是有兴趣的。”


卡米尔微微使力,笔尖倒转,指向了自己的心口。


“这里,永远都有你的位置。”


师生恋是否存在

没脑子的雷仙小甜饼



谈恋爱使人降智





——————





问:刚刚刷完几本师生恋的小说,心情有点难以平复,师生恋真的存在吗?


回答:那必须的,咱们学校的仙仙老师和高二的雷狮,那么明显的一对你看不出来?


追问:咦咦咦咦咦?!!!!


回答:我就是仙仙老师班上的,晚自习去问问题,总能看到雷狮那厮在逗仙仙老师。只怪我们老师长得太可爱,凶人都像是在撒娇,一点气势都没有,完全镇不住那大尾巴狼。


追问:……他偶尔也是会学习啦。


回答:你看你都说偶尔了,这厮不是睡觉就是来欺负我们仙仙老师,要不是还没毕业,准会把仙仙老师叼回狼窝。


追问:我……仙仙老师肯定不会答应的啦,再怎么说雷狮也是学生啊,以仙仙老师的性格肯定要年龄大她一些她才会有安全感啦。


回答:雷狮那一米八六的大高个谁敢惹……不对,我怎么在帮雷狮说话。但还能拆咋滴,仙仙老师已经被攻陷了。


追问:?!!!!此话怎讲?!


回答:上个月某天我午休去办公室打水,看见仙仙老师终于忍无可忍地拿戒指去敲雷狮的脑袋,结果不但被他挡住了,还顺势在仙仙老师手腕上咬了一口,我的天仙仙老师那张脸比最熟的柿子还要红。


追问:?!!!!!!!!雷狮这这这也太过分了吧!₍ᐢ⸝⸝›   ̫ ‹⸝⸝ᐢ₎


回答:挑软柿子捏呗,更何况这还是他喜欢的人不捏他捏谁可怜我们先写老师都被他折腾的没脾气了。


追问:……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回答:问题不是会不会咬,而是舍不舍得咬。


追问:……


回答:还有上次运动会仙仙老师不小心左腿骨折了,雷狮单手捞起她就跑,那速度,啧。好多人都看到了,后来我代表班级去探望仙仙老师,刚进门就看见仙仙老师拿着拐杖对雷狮事的脑袋气势汹汹地让他回去学习,雷狮全程笑眯眯且不为所动——请自行脑补一只小奶猫冲大灰狼呲牙的画面。


追问:……没有翻身的可能吗?


回答:虽然很不爽但还是下辈子吧。






“雷狮。”我放下手机,皱眉看向对桌,“你不午睡吗?”


“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雷狮笑眯眯地看着我,“我见仙仙老师,午休不用睡。”


……没大没小,目无尊长!!!


我深吸了一口气,冲雷狮呲了呲牙,“我超凶的!”吓死你!


“咬人?”


“咬!很疼的我告诉你!”所以赶紧给我回去午休!


雷狮顺手扯开衣领,露出了一截漂亮的锁骨,“来,往这咬。”


“……?!!!!!!”


这家伙还能再恶劣一些吗?!!!

根据反穿定律,反穿人物十有八九会反穿回去,这过程中如果相爱,两方都不会好受。


所以......



我麻溜地把椅子一拉,“老大,这里有篇关于你的文我卡了,对面一直在呸我,还呸你,帮个忙?”


雷狮:“......”

关于《恋爱狩猎》

(敲放学校忘记带回来了



雷狮:我凭实力单身。




不管是恶人颜还是温柔他都笑得好好看啊!

长情

我流安虞❤





————————————————————





创世神是公平的。


富饶的星球屡遭劫掠,贫瘠的星球无人问津。


我生活在一个贫瘠荒芜的星球上,每天过着单调重复的生活,没有惊心动魄,也算顺遂无忧。


宇宙中每天都在发生各种各样的事,即便不去留意,也总会通过各种途径传进我的耳朵里,什么离家出走的皇子啦,一心想活下去的骗徒啦,身负诅咒的骑士啦,凹凸大赛被永久关停啦——都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与我无关,而我在意的是,小镇上最近新搬来的一户人家,是一位单身的男裁缝。






在这个思想仍较保守的小镇上,男裁缝简直是有悖常理的,男人们笑话他,女人们好奇却又不敢接近。


男裁缝对这一切毫不在意,没有客人他就在后院侍弄他的花草,后来的后来不知是谁起的头,镇上的女人们人手一件男裁缝做的衣服,他做的衣服实在是太好看了——大家还发现他会打铁,做出来的农具结实又耐用,人也好,于是大家都喜欢上了他。


融入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镇,他只用了一个月。


他自称行安,大家都唤他安先生。


这些都是镇长的女儿告诉我的,她们一家是镇上唯一对我好的人家,就连一向不喜欢人交往的父亲也喜欢她,他认为我应该多和她在一起玩。


“你应该有一条新裙子。”她说,“你现在的衣服太旧了。”


这是一条兽皮裙,兽皮还是父亲亲自为我抓的野兽,我很喜欢,不想换。


但我还是随着她去了安先生的小店,因为我也喜欢她。


而且她还说,如果我有了新衣服就可以换着穿,这样我的兽皮裙就不会坏的太快。






安先生长得很好看,是一个很好的人,我没有足够的钱做一件新衣服,他便提出让我为他照顾一下他后院的花。


他的眼睛也很好看,湖绿色的三两万侵权可泉眼处,却是冰冻的。


他一定失去了很重要的人。


那双眼睛,就像失去了母亲的父亲一样。


所以我认为安先生很厉害,因为他总是在笑,镇长说过,爱笑的人运气总不会差。


我不喜欢花。


安先生的后院种了很多的花,其中最多的是一种红色的花,他说那叫做虞美人,是一种很凄美的花。


安先生似乎最爱虞美人,当他提到它的名字时,神色是温柔的,镇长的女儿说,那是面对爱人时,才会有的表情。


可是第一天我就不小心弄坏了几株虞美人,安先生看上去很难过,他一定会赶我走的。


可是他只是轻轻地把我从地上扶起,拍去了我裙子上的泥土。


“没关系的,慢慢来就好。”


我却突然难过起来,这么温柔的人,我却让他伤心了。


所以我不喜欢花,因为他们太脆弱了。


但安先生不这么认为,他说,所有的生灵,都在努力的活着。


很努力,很努力的活着。


他如是强调。






今天是母亲的祭日,父亲要去大山深处看她,往常都是他独自前往,但父亲最近几年衰老的很快,我不放心就和他一起去了。


回来时天色已经很晚了,我和父亲小心翼翼地借着从树叶间隙漏下来的月光下山。


而下一秒,变故陡生。


“小姐小心!”


紧接而来的是利箭破空之声,我太熟悉这声音了,好几次,父亲差点死在箭下。


于是几乎想也没想,我挡在了父亲身前。


那一箭,射中了我的左腿。


利箭刺破皮肉的感觉着实不太好受,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没法上山打猎了。


“您这是——?!”


是安先生。


父亲扑到我申身前,面向他,表情狰狞。


“这是我的父亲,”我轻声道,“您刚刚差点杀死我的父亲。”


“可这不是……”


我突然好难过。


在安先生那双惊异的眸子里,映出了一条狼的身影。






我一生下来就被家人遗弃在了山中,从小被狼群养大,尽管后来被进山打猎的镇长一家偶然发现并带回镇里,我还是更亲近狼,他们才是我的亲人,除了镇长一家,镇上的所有人都将我视为异类。


我有父亲,有母亲,有兄弟姐妹,家庭美满,住在山里。


“抱歉。”


“……?!”


安先生蹲下身与父亲平视:“是在下疏忽了,请让在下为您的女儿检查一下伤势吧。”


他在向父亲道歉。


这么多年来,除了镇长,就只有安先生这样做。


父亲仍然戒备的瞪着安迷修,缓缓的退开了。


安先生上前,小心翼翼地为我拔去了腿上的箭。


“疼吗?”


疼?从小到大,我被野兽咬过,被捕兽夹夹过,早就不知道疼是什么了,刚刚被箭射中时,我甚至没有吭一声。


可现在,看着神色关切的安先生,我积攒了十几年的眼泪却落了下来。


“我好疼啊,安先生。”






因为受了伤需要静养,安先生让我不必再来为他照顾他的花,但我还是天天拖着受伤的左腿前往他的小店。


镇长的女儿知道了,点着我的额头说我开窍了。


开窍……是什么?


不知道,人的有些话我总是很难懂。


有一天小镇下起了大雨,我只能被困在屋檐下,看着雨点打在屋檐外娇嫩的花瓣上。


它们一定会被压垮的。


而花儿们在雨中弯下了腰,抖落身上的雨珠,又直起腰,花瓣在雨中显得越发鲜明透亮。


“很美吧?”


安先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手里拿着两杯热茶,递了一杯给我。


我接过,道了声谢,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干脆沉默。


“她曾经用力的活过啊。”


过了一会儿,安先生说。






少女小虞天生便带着一种无解的毒,触碰她的人都会中毒死去——毫无例外地她成了了人们眼中的异类,大人们躲着她,小孩们拿石子丢她,没有一个人喜欢她。


年幼的小虞并不明白,她只是想和人一起玩,她一定会小心不碰到大家的。


可是大家不信。


后来小虞遇上了不会因触碰她而中毒死去的骑士安迷修。


——不会躲着她,不会朝她扔石子,把她当做正常人对待的安迷修。


为了解毒,小虞安迷修结伴同行,追着他来到了凹凸大赛。


小虞变得很爱笑。


小虞喜欢安迷修,而安迷修不敢喜欢这个鲜活的姑娘。


他是身负诅咒的骑士,给不了这个女孩应得到的幸福。


小虞越是靠近,他便越是远离。


相逢,相知,陌路。


他不敢提相爱。


关系还未破裂前,小虞枕在安迷修的腿上,望着夜空中的星星,兴致勃勃地描绘解毒之后的生活蓝图。


她想去逛街,被导购小姐簇拥着,买好多好多漂亮的衣服。


她想住大房子,带花园的那种,然后种很多很多的花。


她想……


她想永远和安迷修在一起。


而他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他不能带着喜欢的女孩子下地狱。


可那女孩子最终还是在他面前倒下了。


永远,永远地倒下了。


凹凸大赛永远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


我想,安先生是希望我说些什么的。






我看了看驱散乌云的阳光,几十光年前的光穿过大气层洒在大地上,为沾着雨珠的虞美人镶上了一道金边。


“雨停了。”


我说。






我18岁生日那天得到了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裙摆处有着白色蕾丝边。


她太漂亮了,根本没法穿着去打猎,最后被我挂在了床头。


镇长的女儿送了我一个漂亮的笔记本和一支笔,我翻开扉页,捏着滑溜溜的笔身,笨拙地写下了几行歪歪扭扭的字。


『骑士喜欢毒女。』


『安迷修喜欢小虞。』


有些事,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创世神是公平的。


他此生所爱,在白云外。


我此生所恋,心门已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