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仙★

佛系周更选手,因考试和吃粮经常可能在咕咕咕的边缘疯狂试探。

曾经无数次想删掉自己的黑历史但想了想花的时间emmmm......算辽。


入的坑有很多,bg,bl,gl都吃。

最爱的男人是雷狮。(想爬墙)(不醒醒)

欢迎找我来玩呀!




/他翘着唇角,看不透是恶劣还是温柔。/





/所谓异类,不过是因为不同罢了。/

【想哪写哪】《记第N次养鬼》5

★嘉德罗斯1V1HE沙雕向长篇

★相信我男主真的是嘉哥,只是时间线跨度有点大,嘉哥又出得迟,接下来几章都没有嘉哥

★终于写到雷总了可以开始放刀了(划掉)

★说来我也是作死,前后一年的时间线啊……我嘉哥的戏份啊啊啊啊啊啊啊!!!……早知道就不弄这么大的跨度了……


归档:不世仙的小星星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6514


全文目录: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0f0f










——————

【56】

雷狮是调皮鬼无疑。

就他把守着阵眼的紫堂幻吓得三天不敢靠近阵眼,把安迷修直接吓回原形,让格瑞见了他都绕道走来看,我严肃且认真地下了这定论。

雷狮就是嘲笑安迷修接不住我的那个……鬼。

门口的香蕉皮也是他弄的。

毫无预兆地,他就这样强势且不容置喙地入住了我家。

看他那至少一米八的大高个,以及迷倒一大批少女绝对没问题的脸,我十分不情愿地放弃了“熊孩子时期就皮得不行从而招致杀身之祸”的想法。

然而在第二天雷狮吊在我房门口装吊死鬼把我吓了一个趔趄后,我又一次无法控制地萌生“鬼也可以长大”的想法。

【57】

好不容易噎了一会魔鬼格瑞,这回来了个更难搞的。

生活不易,学生叹气。

【58】

对,格瑞在我心里已经被定义为魔鬼了。

他真的,好魔。

【59】

好了我们回来,雷狮穿的是干净清爽的休闲装(?),看上去有点像邻家哥哥,整天搞事老是欺负邻家妹妹的那种。

仿佛只要挑一下眉眯一下眼就能知道他接下来要玩什么花样。

——等等我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这是我那几经摧残死得不能再死的少女心要复苏的节奏?

不过也不是不可能,除了皮了(不止)一点点,雷狮大概是这屋里唯一能正常交流的人,哦不,鬼了。

个屁啊。

本着假期要好好珍惜一分一秒也不能放过的我今天起了个大早,又被吊在门口的雷狮吓了一跳。

“……我说,您就不能换个吓人的法子吗。”

【60】

“噢,抱歉,情难自禁。”雷狮嘴里说着抱歉的话,面上却毫无愧疚之意。

“不过,至于吓人的法子……”雷狮斜瞥了我一眼,眉梢染上了一点笑意,“不管过程如何,只要结果达到了不就行了么?”

这一定是在嘲笑我被同一个人哦不,被同一只鬼用同一种方法吓了两次。

一定是!!!

开玩笑,从小到大我什么样的鬼没见过,真正的吊死鬼没一千也有几百了,内心早已麻木怎么可能还会被吓到呢?一次是偶然,两次绝对是雷狮的错!

是的没错就是这样!这一定是我的潜意识在警示我雷狮是个危险人物要远离!

“为了这个家的和平与发展,请你出去。”

“我不。”

雷狮说这话时笑眯眯的,语气亲和而坚定,然而我却莫名感到背后一凉。

我……怂了。

于是家里出现了第二个安迷修。

安迷修:???子归小姐人身攻击是不对的。

【61】

雷狮忘记了自己的死因,但他对于这方面并不是很在意,他只是单纯的不想去投胎而已。

那天他在嘲笑完安迷修之后伸手过来拉我,在我把手伸过去后又迅速收回,“哎忘了你是人了。”

我:“……”

我面无表情地拽着他的裤子爬了起来,反正扯不掉。

拒绝承认是因为够不到衣摆。

“呐,我想在你家住下,可以吗?”

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刚想抱怨几句,就听人猝不及防地来了这么一句。

抬眼,高挑的少年逆光而立,紫色的眼眸中,似蕴着星河。

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好。”

【62】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颜控。

这里提醒大家一下,和神神鬼鬼打交道要小心,千万不要轻易答应什么,只要应了,就会形成一个契约,不能反悔,反悔是要付违约金的,这个违约金不是冥币也不是什么别的奇奇怪怪的东西,是寿命。

珍爱生命。

关于触碰之类的,一般都是建立在人类愿意的基础上,至于个别特别大的鬼和厉鬼就另当别论了。

因颜控犯下“大错”的我泪眼汪汪地去紫堂幻那里找安慰:“紫堂,你的阵法……”

“抱歉,都怪我太弱了……”紫堂幻自责地低下了头。

“不不不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我赶忙安慰他。

“嗯……”

好不容易让他重新抬起了头,我松了口气。

紫堂幻这几天一直心事重重的,肯定在为雷狮的事自责,要是不亲自和他说两句,八成会自闭。

唉,多好的孩子啊。

【63】

雷狮住进我家的第六天,我做了个噩梦。

梦里一个看不清脸的人疯狂地掐着我的脖子,地上全是血,带着泣音的尖细的女声一次又一次地刺痛我的耳膜:“不要靠近他!不要靠近他!”

我本该早被吓醒,可是不知为什么,我一直醒不来,甚至最后自己什么时候睁眼的都不知道。

拿起床边的手机一看,刚好是这几天我早上起床的时间:六点。

我攥着手机,整个人缩成一团,突然没了出去的勇气。

【64】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忽然传来了安迷修的声音。

“子归小姐?您醒了吗?”

“醒啦。”我急忙回道,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不像话。

许是听出了我的异样,门外的安迷修沉默了一会,才再次开口:“雷狮已经被格瑞拉走了,您可以放心出来。”

……

“谢啦!等我洗个脸出去给你们烧面包烧牛奶!”

哼哼,有安迷修这么贴心地天使在就是阎罗王来了我都不怕!

我立刻满血复活,迅速穿好衣服跑进了卧室的小卫生间去刷牙洗脸。

拿起牙刷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贴在墙上的镜子。

入目是一双充血的眼,挂着两行泪。




【番外】缘不可拒

最先发现雷狮的是格瑞。

那天他散步路过紫堂幻守着的阵眼时,抬头就看见了墙上蹲着一个人。

紫堂幻看格瑞突然警觉的表情吓了一跳,接着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墙上蹲着的人。

那人一脸兴味,又白又长的头巾乖顺地垂在他颈侧,“呦,反应挺快呀。”说罢纵身一跃,竟稳当当地落在了院中。

格瑞的眸中闪过一丝讶然,他看了紫堂幻一眼。

“你是谁?未经允许擅自进入他人房舍,可不是什么礼貌之事。”

“啧,去你我现在来征求意见呀~”

“可这房子并不是你的吧?你并没有资格为房主做决定吧?”

“……”

紫堂幻低下了头。

他看到了。

是缘线。

那人手上缠着许多缘线,一些伸向未知的远方,一些绕在了院中的草木上,准确来说,是衣子归曾浇过水的草木上。

他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既是有缘之人,如何能拒之门外?

评论(6)
热度(75)
©不世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