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仙★

佛系周更选手,因考试和吃粮经常可能在咕咕咕的边缘疯狂试探。

曾经无数次想删掉自己的黑历史但想了想花的时间emmmm......算辽。


入的坑有很多,bg,bl,gl都吃。

最爱的男人是雷狮。(想爬墙)(不醒醒)

欢迎找我来玩呀!




/他翘着唇角,看不透是恶劣还是温柔。/





/所谓异类,不过是因为不同罢了。/

心动

★写了几个心痒痒的pa

★嘉哥真香


归档:不世仙的小星星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6514




——————

VER.雷狮【ABO】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你和雷狮在嚎哭地穴附近干架,难得占了上风,正想乘胜追击,双腿忽然一软,接着空气中有水蜜桃味在空气中漾开。

糟,发情期来了。

可这并不是你该来发情期的时候,难不成这玩意和生理期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好了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现在最大的问题是——

雷狮他是个alpha。

“啧,真是没想到,几次与我打成平手的,居然是个omega?”此刻,雷狮已收了元力武器,抬腿几步将你们之间本就不远的距离拉得更近。

有海水的味道传来。

“嘁,怎么,觉得很讽刺?”你挑衅地看了他一眼,强撑着双腿不动声色地退了几步,从系统仓库取出了最后一管抑制剂。

正待给自己注射抑制剂,海水的味道突然铺天盖地地朝你袭来,手一抖,那管抑制剂落在了地上,玻璃容器瞬间破裂,紫色的液体流了一地。

“雷狮!”你气得恨不得马上剐了他。

“哎呀,真是对不住,”雷狮嘴上说着道歉,脸上却是“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的表情,“谁让我是个alpha呢?”

假话。

堂堂宇宙海盗头子,会这点自制力都没有?

你不再过多纠缠,强撑着仅余的一点理智想打开终端买一管抑制剂,然而雷狮那该死的家伙散发的信息素越来越浓,你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啧,甜味太浓太腻的话,要不要加点水呢?”雷狮站在原地,唇角恶劣地翘着。

“我呸!我可不喜欢又甜又咸的东西。”你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但由于处在发情期,眉梢间染了几分连你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娇媚。

“呵。”雷狮只是耸了耸肩。

他在等,等你的理智完全崩溃,作为一名合格的猎手,他有足够的耐心。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终于,你撑不住了,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许是alpha的信息素太过吸引人,你喃喃地唤出了雷狮的名字:“雷狮……救……”

“嗯?你说什么?”雷狮弯了弯眉眼。

“……帮我……”你咬牙,唇边逸出两字,知道他绝不会轻易罢休,这已是你最大的让步了。

“求我呀。”他仍保持着人畜无害的微笑。

“……求,求你……”理智彻底决堤,你无意识地抓着身边的泥土,人由情/欲掌控着自己。

长久的静默。

当你以为雷狮只是要看你笑话时,突然浓郁的海水味压得你喘不过气来,腰被轻轻揽住,后颈处的头发被撩开,腺体所在之处被轻轻咬住了。

“这可是你说的。”

“到时候,可别哭着让我停下啊。”

说着这样的话,耳尖却红了个通透。











VER.嘉德罗斯【花吐症】

最先发现不对的是祖玛。

那天你正跟在嘉德罗斯身后问这问那,身侧的祖玛自你肩上拈下一瓣细长的金色花瓣:“向日葵?”

好玩的雷德立刻笑嘻嘻地凑过来闻闻嗅嗅:“哇——好香呀!小家伙你是不是在向日葵花丛里滚过啊。”

“没有啊。”你一脸不解地从祖玛手中接过花瓣,“还有雷德你的演技好浮夸哦。”

“什么演技不演技,我这可是真情实感!”雷德一脸认真反倒显得有点喜感。

“啧,聒噪。”嘉德罗斯忽然加快了脚步,把你们远远甩开。

“哎,等等我呀!你急忙跟上去。”

祖玛难得没有马上跟过去雷德在一旁,手机拈这一瓣向日葵花瓣,脸上笑容浅淡了几分,喟叹般开口:“真的有花香啊。”

“可是嘉德罗斯大人他……”

“没事,老大护得很紧呢,向日葵挺好看的是不是呀祖玛?”

“……”

关于这不知从哪来的花瓣,你并没有多大在意,仍旧每天跟在嘉德罗斯身后,一刻不停地说话,偶尔他心情好了回你一两个字,你都能开心好久。

就这样跟在他身后做个虔诚的小信徒吧,仅此你便心满意足了。

甘心吗?

甘心呀。是发自内心的回答。

——可是,发自内心就是真的吗?

你没有想到,那藏在连内心都可以骗过的地方的真相,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被揭开。

那天,嘉德罗斯在大厅如愿以偿地和格瑞打了起来,祖玛和雷德在一边阻挡着裁判求,你在另一边不嫌事大地喊加油。

那光芒万丈的神啊。

看着嘉德罗斯脸上那畅快的笑容,你突然有些惆怅,什么时候,这位神明能对你展露一次笑颜呢?

就在此时,金黄色的向日葵花瓣忽然冒了出来,散落在各处,你下意识地发出了一个音节,更多的花瓣落下,向着嘉德罗斯的方向,好似一场盛大的告白。

在嘉德罗斯那双平静无波眼眸看来时,你感受到了绝望。

不等嘉德罗斯开口,你便自觉地跑开了。

怎么办怎么办,这样见不得人的心思居然被那么多人知道了嘉德罗斯大人肯定会讨厌我的,这样还如何在他身边待下去?
.
跑了不知多久,你跑进了一条死路,面前是高不见顶的石墙,于是干脆靠着石壁坐下来,蜷在一起,悄无声息地哭了起来。

就这样死在这里也好。你想。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又只是一小会,你听见了脚步声。

“跑什么。”是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线。

——是来亲手了结你这企图不良的信徒的性命的吗?即便是这样,于你来说,也是莫大的殊荣了。

“因,因为我已经不配待在您身边了……”你没敢抬头。

“……啧。”

“抬起头来。”

你小心翼翼地抬头,泪眼婆娑中,面前这位神明脸上似乎带着一点淡淡地笑意。

“听着,我只说一次。”

强大的神明俯下身,轻柔而又霸道地吻住了他的信徒。

“你比任何人都配。”

曾经,全世界皆被奉于他跟前,然而神明不屑一顾。

现在,一个卑微的信徒献上了她的心,那远弱于整个世界的跳动声,却远比一切都要强烈而纯粹。

勉强收下吧。神明如此想道。

既然已为他的所有物,便别再妄想离开。











VER.嘉德罗斯【守护骑士】

与其说是一位骑士,倒不如说是王者来得恰当。

不知是不是有意隐藏,但嘉德罗斯有时不知不觉间流露出来的威严经常吓得你心肝发颤。

那种感觉你只在父王面见朝臣时才感受过。

嘉德罗斯喜欢躺在草地上晒太阳,有时你偷偷靠过去想要捉弄他一下,但总是在讲要触到他时被他突然睁开的双眸瞪得收了手。

“真是的……嘉德罗斯你到底有没有睡着啊……”

“我的目的本就不是为了睡觉。”

“……也是哦,哈哈……”

有时候,嘉德罗斯还像一位苛刻的评论家。

你跟着皇家教师学习跳舞时,跳错了半步都会被嘉德罗斯发现并挑出来,甚至在在餐桌上,你的叉子偷偷多叉了一块肉他都看得出来,并用一种让你心虚感暴增的眼神盯着你的后背。

不过——

“不想跳就别跳了。”嘉德罗斯看你一脸要死地样子,眉头一皱,那位正在为你纠错的皇家教师便退下去了。

“嘿嘿,我就知道你最好啦!”如蒙大赦的你哪顾什么男女有别尊卑有别,扑过来就要来一个感谢地抱抱,却被嘉德罗斯一脸嫌弃地推给了一边的侍女。

“都是汗味,滚去洗澡。”

所以说,请不要问公主的舞技为什么还是那么烂,会被骑士先生瞪得哦。

明明是你的骑士,嘉德罗斯对你从未表现过应有的敬意,更别说说好话了,一天下来,尽是“蠢”“滚”“呵”等字眼,而你是公主中的一朵奇葩,像牛皮糖似的得空就黏着他,嘉德罗斯开始对你是万般嫌弃,时间久了也就由你了,比如晒太阳时会任由你拂去他发间的草屑。

“哈哈哈有没有人说过你闭眼的时候好可爱啊包子脸一鼓一鼓的,看上去好想捏啊!”

“呵。”

没心没肺的公主就这么快活地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直到,敌国来犯,前线战事吃紧,边塞城市接连失守,如果不求和,战火早晚有一天会烧到王都来。

拿什么求和呢?

无非是土地,财宝,和公主。

可公主只有你一个。

你不想嫁。

但在国家危亡之际,你又有什么理由为自己开口呢?

某天午餐,父王旁敲侧击地向你提起了这件事,你心不在焉地应了几句,午餐后便不见了踪影。

嘉德罗斯在他常躺着晒太阳的草地找到了你。

此刻,你正学着他的样子躺在草地上,睁着眼睛看着天上的太阳,即便被刺到流泪也不曾闭上。

“你说你是怎么做到的呢?长时间躺在阳光下,眼睛不会痛吗?”一听脚步声,你就知道是嘉德罗斯——看着公主毫无形象地躺在地上却不出声提醒的,也只有他了。

“……”

“蠢,要闭眼。”

一只手温柔地覆了上来,你的视线陷入黑暗。

“我不想嫁。”你委屈巴巴地开口,“不想和一个陌生人在一起。”

“那就不嫁。”嘉德罗斯的声音难得的柔和。

“可是……”

你突然被拉了起来,眼前恢复光明,嘉德罗斯的脸第一次离你那么近,你甚至能感受到温热的呼吸。

“若你为王,便无人敢让你嫁。”

“只要你想,我自亲手为你加冕,将敌国铁骑踏碎,绝不做那摇尾乞怜的求和者。”

此刻的嘉德罗斯就像一位真正的上位者,唇角一抹不屑与张扬。

却忽然温柔。

“不过,”他说,“如果做好了决定——”

“可不能像学舞那样半途而废。”










VER.卡米尔【攻略游戏】

凹凸大赛总是在让人感到绝望的时候给予希望。

比如先进的娱乐设施,舒适的公寓,风险小报酬却高的任务,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参赛者感到自己仍在母星,只不过工作换成了刷积分罢了。

你生性安静,闲下来也只是去凹凸大赛提供的书屋看一会儿书,这个习惯后来成为改变你人生轨迹的最重要的一环。

一切的一切。

都从一本书开始。

某一天,你和雷狮海盗团的军师同时看中了一本书。

你不愿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转而去挑了另一本书。

但不知什么时候,谁开的头,你和这位少年军师竟聊了起来,而且相谈甚欢。

而后,一发不可收拾地,他约你,你约他,你不知道你们在一起看了多少次的书,卡米尔偶尔会带甜点与你分享,你回之以糖果,无数次不经意间的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少女的脸庞偷偷红了多少次呢?少年心中的坚冰又融化了几分?

你们间的关系已经很明了了,似乎只差一句话将它正式搬到台面上来。

又一次裁判长丹尼尔发布了一个小副本,你兴冲冲地找卡米尔一起去刷,他像以往无数次答应和你一起看书那样点了点头。

你本打算在这个副本里向他表白的。

一进这个副本,卡米尔就因为一个不易察觉的陷阱而导致元力被封,于是你在刷怪的同时还要处处护着他,受了不小的伤。

本来以为真的只是一个小副本,结果这里的积分怪个个凶险异常,而最终的boss更像是通了人性般去攻击卡米尔,而不是你这个一直在攻击它的人。

“小心!”保护不及,你干脆以血肉之躯为卡米尔挡下了boss的一击。

周围一块地立刻被你的血染红了。

卡米尔的眸子里划过一丝震惊,还带着一点慌乱,他开口似欲发问,却被你先一步捂住了嘴。

“嘘,你的大哥应该快到了吧?”

“?!你怎么知道……”震惊终于占满了军师的眸子。

“你猜呀。”你眨着眼睛,就像从前无数次耍赖时那样。

“算算时间大概等boss被我打到残血时猎人就会出来收网吧?真是一盘好棋呢。在此之前要好好藏起来啊。”

其实从卡米尔第一次开口,你就察觉到不对了,可你还是义无反顾地钻进了他所编织的网里。

因为,那天,面色一贯沉静的军师笑了。

他笑起来真好看啊,似大地回春,冰雪消融。

你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又一次冲向了boss。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呀。”

少女的尾音淹没在了元力武器与坚硬的皮甲碰撞发出的声音里。

“攻略失败,总第1313次。”

蓝色的大字刺得你眼睛痛,你叹了一口气,摘下了头盔,“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啊——”

“我说,你至于吗?为了一个纸片人居然设置了 100%的痛感,痛死了怎么办?”在一边看着你以防出事的好友吐槽道

“因为痛,所以才更真实呀。”你抱紧了头盔。

只不过是一个游戏罢了。

“那你就不能挑个简单模式吗?”

“这样就不是他了啊。”你下意识地扬了扬唇角,“感觉,就像和他过了许多辈子呢。”

“是是是,死法也破了世界纪录。”

都是因为喜欢呀。

或者,爱。

“我重新建个号,得在麻烦你一会了。”你重新戴上了头盔。

“啧,知道就好,记得请我吃东西啊。”

然而一切已被你抛到身后,面前是蓝晃晃的“1314”,尔后一阵刺目的白光闪过,视线恢复清明,你已然站在了凹凸大厅里。

你扭了扭脖子,抬步往领取元力积分的地方走去,打算领个元力武器就退出游戏和好友去吃饭。

说来也是可笑,那如潮水般不尽的念想,竟全放在了一推数据上。

可你就是这么固执。

没多久你迎面遇上了雷狮一行人,也没多大惊讶,游戏也逼真效果随机性很高,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你看了他们一眼,准确来说是看了卡米尔一眼,便测过身子打算绕过他们。

刚绕过去,却突然被拉住了。

你浑身一震,回头,绿衣少年一只手拉着你的手,另一只轻轻向上拉了拉自己的围巾,眼中满是惊讶与疑惑,似是被自己这番行为吓到了。一向冷静的军师居然会突然拉住一个陌生人?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不,我确实见过你。”

少年的唇角似乎勾了勾。

“第520次,在这里,我见过你。”

评论(12)
热度(472)
©不世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