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仙★

佛系周更选手,因考试和吃粮经常可能在咕咕咕的边缘疯狂试探。

曾经无数次想删掉自己的黑历史但想了想花的时间emmmm......算辽。


入的坑有很多,bg,bl,gl都吃。

最爱的男人是雷狮。(想爬墙)(不醒醒)

欢迎找我来玩呀!




/他翘着唇角,看不透是恶劣还是温柔。/





/所谓异类,不过是因为不同罢了。/

【想哪写哪】《记第N次养鬼》3

★嘉德罗斯1V1HE沙雕向长篇

★相信我男主真的是嘉哥,只是时间线跨度有点大,嘉哥又出得迟,接下来几章都没有嘉哥

★这是第三次(?)写幻幻,SO……


归档:不世仙的小星星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6514


全文目录: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0f0f








——————

【31】

毫无疑问,格瑞是第二位。

格瑞也是忘了死因不愿不明不白地去投胎经鬼介绍来的。

格瑞说自己是某所大学的文学教授,我根据他提供的线索查找,发现确实有一个名为格瑞的文学教授,前不久因精神分裂自杀了。

“我没有精神分裂,”格瑞皱眉,“不是自杀。”

“那就是他杀喽,然后用特殊方法伪装成你因精神分裂自杀?”

“可我并没有结怨于人。”

“……我觉得你这张嘴就挺得罪人的。”

“……我不过实话实说罢了,既然不喜,为何有要问?”

”……”

【32】

不愧是教文学的,我想,那直来直去的文人风骨,简直了。

——不过我总觉得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是个直男。

【33】

“其实,我觉得吧,”我看了一眼格瑞那身干净的民国风先生长袍,“你穿白大褂更好看。”

冷着一张脸搁在儿科里,绝对止熊孩子哭闹。

“我不是医生,不穿白大褂,实践是检验认识真理性的唯一标准,你的定论欠严谨。”

“……我只是觉得而已啊……”

“你的猜测无根据,欠严谨。”

“……你是教哲学的吧。”

我还实践是认识发展的动力呢!敢不敢让我扒了衣服换白大褂啊!

【34】

这里插播一个事先。

话说我那个难得睡了一个好觉的夜晚,第二天大叫着“一朵桃花就是一个桃子啊混蛋”醒来,睁眼就看见床头立着两个人,哦不,鬼。

讲真,我好歹是黄花大闺女,大清早的就看见俩长得还不错的男鬼站在床边,虽然是鬼,但是不是应该意思意思脸红一下?

一看那俩,安迷修一脸委屈巴巴仿佛讨糖未遂的未成年儿童,格瑞面无表情就像警察叔叔突然闯进我家那天一样。

啊,算了,娇羞这种事,我等老匹夫做不来。

还有安迷修你不要再眨眼睛了你就算是眨瞎我都不会懂你的意思的。

【35】

“在找到死因之前希望你能让我住在这里,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特意找我。”这是格瑞阐述的留住理由,干巴巴的,不掺丝毫感情,连安迷修刚来时那段结巴的自我介绍都不如。

我突然想皮一下。

“行呀,现在刚好有个事想求你,没有你还真不行。”

“什么事?”

“把你刚才那段话声情并茂地重复一遍。”

“……”

“果然不行吗,唉明明说好的……”我一脸浮夸的受伤表情。

“……”

格瑞脸上头一次出现了人性化的表情。

——关,爱,智,障。

【36】

“咳,我开玩笑的。”我干笑两声,“你会解梦吗?”

“会一点。”

“那帮我解个梦呗。”

“什么。”

“就是,我梦到好大一棵桃花树,一个看不清脸的人拿着一枝桃花在树下问我是不是衣子归,我说我是,然后问他桃树是不是他的, 他说不是,然后我就很悲愤地扑过去,大喊着‘那就不要乱摘啊,一朵桃花就是一个桃子啊混蛋’然后醒了。”我摊手说,“这个梦是什么意思啊?”

然后格瑞低头,像是陷入了沉思。

当时我还坐在床上。为示尊重我得仰着头去看格瑞,我的头都要仰酸了,才听他嘴里冒出一句:“可能是你想吃桃子了。”

“……”

差点忘了,这也是个直男,指望他来点浪漫的解释还不如指望安迷修隔天变成胆大鬼。

【37】

隔天我买了几斤桃子回来,烧了两个给安迷修,和他一起啃,打算馋死格瑞。

格瑞:“我已经死了。”

“……闭嘴。”

给鬼烧东西这事挺好玩的,不用烧成灰,毕竟有的东西烧不了,只要用一种特殊的烧法一烧,把一种叫“元力”的东西烧出来,鬼就能用了,烧给鬼的东西活物大都不能再用,想吃食这类的活物再吃是不会有味道的,还有可能做噩梦。

所以那两个桃子我顺手给了隔壁愿意一天到晚闹个不停的熊孩子。

“小姐,我们这样……不太好吧?”

“不吃不吃?不吃就和格瑞待一块去。”

“在下吃,只是……”

“只是什么?”

“在下认为,我们这样,馋不到格瑞。”

“……”

我面无表情地烧了个桃子整个塞进了安迷修的嘴里。

“唔唔唔!”

一定是桃子给的不够,来,再给你烧一个,就不要瞎说什么大实话了。

【38】

哼,就算馋不到格瑞,总是可以馋到别人的,比如外面那个……鬼?

???什么时候来的???

落地窗外,一棵树后,一个紫红头发的少年在探头探脑的,像是想过来,又不敢。

强调一下,这个少年的身体不是透明的。

——是人?

大概是想找人帮忙但是看见我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可能脑子有问题所以不敢过来?

想到这里我朝他招了招手:“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吗?”

“啊……你们不是在聊天吗?不方便吧……”

你……们?!!

“虽然身为日游神我的视力不好,但是和你说话的两位,我还是看得见的。”

“……”

【37】

据说日游神的视力普遍不太好,身边总会跟着一只夜游神,这个自称为日游神的少年身边跟着整整三只夜游神,巴掌大小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超可爱老夫的少女心啊——

“我可以摸摸他们吗?”我尽量一种平和的语气问,“我不会伤害它们的。”

接触鬼这类非人之灵久了,我得体质有点不阴不阳——不是不男不女,身为活物,我本质上是属阳的,鬼这类非活物则对应阴,简单来说就是我可以触摸到它们,所以我能往安迷修嘴里塞桃子。

少年穿着一件黑袍子,胸前印着一个红色的太阳纹,戴着一副圆框眼镜,近了仔细一看,少年的身体是有些透明的。

“好,好的……”

“谢谢!”我立刻伸手把小家伙们圈进怀中,它们安静地待在我怀中,很乖,“啊对了,你叫什么呀?”

“我,我叫紫堂幻,不小心迷路了……”

少年说,他是不小心来到凡间的,然后迷路了,想在我这里借助半月等到中元节鬼门大开之际,通过鬼门回去。

“当然可以哦!”我顺手给他烧了个桃子。

“谢,谢谢。”紫堂幻腼腆地笑了笑,似是无意间微微低了低头,略长的刘海轻扫过前额,更长的甚至扫过了眼睫,镜片后那双绿色的眸子中带着一点自卑,眸子本身却是明亮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笑得真好看这是天使吧!

【40】

半个月转眼就过去了,我泪眼汪汪地把紫堂幻送到门口:“记得常来玩啊……”

安迷修在一边安慰我:“子归小姐别伤心,有缘总会再相见的。”

格瑞现在另一边:“实践是认识的基础,就她这几天的表现来看,她舍不得的是夜游神。”

“……闭嘴吧哲学家。”

“与其让我闭嘴不如先猜一猜你背后藏了几只夜游神?”

“……”

我盯着格瑞那张冷脸看了许久,强压下往他嘴里塞桃子的念头。

麻麻这里有只鬼用气场欺负我!



——————

【番外】线

“谢,谢谢。”紫堂幻摘下眼镜,擦了擦,正要戴回去,却忽然怔住。

线,都是线,密密麻麻的红线自少女心口处涌出,从四面八方延伸至未知的远方,些许缠在了一边格瑞和安迷修的身上,在少女递过来的桃子上,也缠着两根红线。

紫堂幻犹豫了一下,接过了桃子。

两根红线顺着桃子轻柔地绕在了他的手腕上,如同一对相依的恋人。

耳边似乎响起了谁的声音。

“紫堂,你再不快点,就没有桃子吃啦!”

很久很久以后,紫堂幻想,如果当初自己没有接过那个桃子就好了。

那两根红线,一根早已缠进胸口,另一根,仍缠在他的手腕上,没有丝毫移动。

一个卑微如芥子的信徒,怎配得到神明的爱?

连乞求都不配。

评论(4)
热度(121)
©不世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