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仙★

佛系周更选手,因考试和吃粮经常可能在咕咕咕的边缘疯狂试探。

曾经无数次想删掉自己的黑历史但想了想花的时间emmmm......算辽。


入的坑有很多,bg,bl,gl都吃。

最爱的男人是雷狮。(想爬墙)(不醒醒)

欢迎找我来玩呀!




/他翘着唇角,看不透是恶劣还是温柔。/





/所谓异类,不过是因为不同罢了。/

【想哪写哪】《记第N次养鬼》2

★嘉德罗斯1V1HE沙雕向长篇

★相信我男主真的是嘉哥,只是时间线跨度有点大,嘉哥又出得迟,接下来几章都没有嘉哥


归档:不世仙的小星星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6514


全文目录: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0f0f









——————

【12】

安迷修是第一位来的,那时正是大半夜,我睡得正香,突然感到身上一重——得,又是鬼压床。

猜测着这次是什么鬼,我怀着开奖一样的心情睁开了眼。

然而什么也没看到。

——难道是隐形鬼?

这时身侧传来了轻微的啜泣声,我用尽全身力量死命把眼珠移向那边,然后看见了——一幅美人泪目图?

是难得清秀的少年,有着一头棕色的短发,头顶一撮呆毛随着啜泣声微微晃动着,一双湖绿色的眼睛很是纯粹,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虚握着我不知何时伸出被子外的手。

……原来只是握个手就全身不得动弹了啊。

见我看过去,少年立刻放开我的手,“抱,抱歉,在下,在下只是想为您掖一下被子……”

我扭过头刚想回答,就听放在床头的手机“叮咚”一声响,安迷修迅速握住了我的手,这次是两只。

“抱歉!在下……”

好了这是胆小鬼,字面上的。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13】

“行行行我知道了先把你脸上的血泪擦一擦……”

【14】

少年这次也很快放开了我的手,但是我的手机又不适宜地“叮咚”一声,然后我又体验了一把全身不得动弹的感觉。

一晚上,我的手机,叮叮咚咚响了几十次。

直到天明,少年才期期艾艾地说他叫安迷修,一个鬼朋友介绍他来的,他把自己的死因忘了,他想先找到自己的死因,再去投胎。

“完全没问题呀,你为什么不一见面就说出来呢?”我拿起手机点开,一连串的骚扰短信,我毫不犹豫地一一举报了。嗯,以后调静音关震动吧。

只要有活人愿意收留会,那么鬼差就不能把会带走。这是一只我收留过的一只长舌鬼告诉我的。

“在下怕打扰到小姐休息……”安迷修小声说。

……昨晚那样我睡得个鬼得着啊!

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15】

死因,就是怎么死的。一般鬼都会记得自己的死因,也有一些特殊的不记得自己的死因,这类鬼大都是生前受过很大的创伤,不记得是潜意识里不愿想起。

有这类我实际上并不想有的经验的我打量了一下安迷修的装束——鬼的衣着是它生前最后的样子——安迷修一身利落的现代军装,没有伤口,很干净,搁这就是一个年轻的兵哥哥。

我上网查了一下,安迷修身上的军装是某个维和部队的,那个部队在一次维和行动中牺牲了一半人,但其中并没有安迷修——想想也是,如果他是死在战场上的话,身上怎么会一点伤口也没有?

线索断了。

【16】

不过我觉得吧,在找到安迷修的死因前,最好先给他练一下胆。

我看了一眼因为窗外树上一声鸟鸣而握着我的手安迷修一眼,如此想道。

【17】

其实,能参加维和部队,安迷修已经很勇敢了。

至于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样,大概和他的死因有关吧。

所以只要找到他的死因,他胆小的问题可能就迎刃而解了。

……又绕回来了啊!

【18】

安迷修因为胆小,基本上每晚都要握着我的手,所幸那时正在放暑假,不然我又要和咖啡缠缠绵绵了。

这么一想安迷修在我身边其实待得最久,从大三的暑假起他就在了。

而到现在我入职,他的死因仍没有解开。

安迷修也从一开始连手机铃声都能吓个半死,哦不,是半散魂,变成现在带着温和的笑意和每天吊在我房门前装吊死鬼的雷狮大战三百回合而不变色的骑士,真正的骑士。

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油然而生。

【19】

好了让我们再次时光倒流。

一开始我鼓励安迷修在安静的情况下坚持半晚不握我的手,但手机是调静音关震动了,但总架不住窗外随机发出的声响,往往半途而废。

不过马克思主义哲学告诉我们,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后来发现,我在厨房炒菜时,不管声音多么大,安迷修都不愿待在安静的客厅,坚持要待在厨房里,而且不握我的手。

那时问起他,他是怎么回答的呢?

“大概是因为有小姐在吧。”

我……老脸一红。

“诶,小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是生病了吗?”

【21】

我实名举报安迷修这个直男“啪叽”摔碎了我刚萌发不久的少女心。

【22】

既然安迷修直男如斯,我也用不着客气了,毫不犹豫地指出了他言语中的漏洞:“那晚上呢?”

安迷修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我叹了一口气,掏出死因线索本在空白处写下了第一条线索:夜晚。

诶不对找到线索了应该高兴呀为什么要叹气?

【23】

我是一个很会举一反三的人,反正晚上睡不着了,我干脆坐在客厅里看鬼片,调到吵不到邻居的最大音量,看着沙发边可怜巴巴的安迷修,我良心一点也不痛。

真的。

小仙女是没有良心的。

【24】

其实,安迷修除了胆小,在其他方面还是很绅士的。

无可挑剔。

比如就算再害怕他也仅仅只是握着我的手,绝不像其他鬼那样大大咧咧地压过来还美名其曰“感受床的温暖”;比如就算再害怕他也会在看鬼片时挡在我面前,就像守护公主的骑士那样。

哪个女孩没有过一个公主梦呢?

所以这也难怪每次鬼片放了没一半就被关了。

【25】

安迷修的胆量第一次大幅度提升,是在格瑞来的那一天。

那天我出去买东西,安迷修自然要跟着去,其实鬼在白天是可以出门的,只是阳光越强烈。阳气越盛,鬼就越弱,那天太阳挺大的,我顺手拿了一把伞撑开。

因为晚上睡得少。白天总是容易犯困,有时候出门回来干脆让安迷修附在我身上代我走回来,这一次也一样。

后来听安迷修描述,他刚走到家门口就看见一个白发男站在那里,脸色阴沉,一见他就阴测测地开口:“你,是衣子归?”

安迷修描述时整个人都是抖的,我安慰他说他已经很棒了,至少还好好地附在我身上。

然后安迷修飘离地半一米飘了整整两天。

【26】

由于安迷修的描述过于惊悚,在他讲完后我散去找格瑞求证。

格瑞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立刻现场还原。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你,是衣子归?”

听见了吗?花开了。

我的心花。

【27】

但因有着安迷修的前车之鉴,我又问格瑞:“原来你是这么理解我的名字的吗?”

格瑞回答道:“我是教文学的,习惯使然,条件反射。”

【28】

我很好,真的,只要有了这诗意的解释,我就能让心花常开不败,至于其他的我就掩耳盗铃一叶障目自欺欺人好了。

“虽然不知道我那时的神色在安迷修的眼中是否属于阴沉,但安迷修的样子,”格瑞补充道,“在我眼中就好像我要夺走他什么珍贵的东西一样。”

“带着血泪。”

【29】

我说那几天怎么总感觉脸上黏黏的。

思及至此我温和地告诉安迷修,十日份的面包没有了。

安迷修委屈地蹲到了墙角。

【30】

那天我难得睡了个好觉,做了一个好梦。

梦中有一课巨大的桃花树,满树繁华,树下站着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少年,他手里握着一枝桃花,唇边一抹志在必得的笑意。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你,是衣子归?”

我当时说了什么呢?

“我是。”我说,“这是你的桃树吗?”

评论(3)
热度(133)
©不世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