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仙★

佛系周更选手,因考试和吃粮经常可能在咕咕咕的边缘疯狂试探。

曾经无数次想删掉自己的黑历史但想了想花的时间emmmm......算辽。


入的坑有很多,bg,bl,gl都吃。

最爱的男人是雷狮。(想爬墙)(不醒醒)

欢迎找我来玩呀!




/他翘着唇角,看不透是恶劣还是温柔。/





/所谓异类,不过是因为不同罢了。/

【噫,青春】既定未来

★本篇为交往前

★我真是不想说我们那个班主任了,用同学的话来说就是【他用管理科班的方法来管理科班】,好好一理科班主任硬是要来带文科班

★想说的都由雷总代我说了,本人不敢,怂,毕竟还要在人手底下过一年多


归档:不世仙的小星星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6514

系列目录: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1dcb4


——————

自上次初遇尴尬事件后,很长一段时间你不敢直视雷狮,恨不得在他眼前人间蒸发,然而互为同桌,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且更可怕的是,你们是靠墙的同桌,雷狮坐在里面,每天总免不了几句“同桌,借过”,还把“同桌”两字刻意咬得很重。

雷狮特别喜欢逗你,至少现在是。有事没事他总是盯着你看,仿佛你脸上有花似的,有时候被盯得烦了(其实是害羞了),你会扭头恶狠狠地来一句:“同桌,看够了吗?”还特意学着他的语气把“同桌”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你猜呀。”雷狮屈起左手撑着头,笑眯眯地看着你,不知是不是有意,尾音带着一丝上扬的沙哑,十分撩人。

鉴定完毕,这是个老司机。

“神经病。”你小声嘀咕着扭开了头,谁那么无聊猜这个呀。

然后是一声轻笑,那胜利的调调十分欠揍。

忍住,千万忍住,等过月考了,就可以摆脱他了。

——是这样的,刚开学班主任就说位置还会再调,等月考过后根据成绩对对稍差互补坐。

你所在的这个班是科技班,你是拼了命才考进来,在班里属于吊车尾,看雷狮那吊儿郎当的样子,肯定也好不了多少,按班主任这种调法,你们绝对做不到一块。

你就带着这样的信心走进了考场,月考过后看见座位表上你的名字旁边的雷狮的名字是信心崩塌。

你于此刻真真体会到了“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的力量。

没想到这是个隐藏学霸。

雷狮,年级第四。

你,年级六十六。

至少这个名次数字挺吉利的不是么?

但是顶个鬼的用啊。

你生无可恋地坐会雷狮身边,听着雷狮那句“好巧呀”,十分努力地忍住没给他那张好看的脸来一拳。

换好座位后班主任让填大学志向,说是要打印出来挂教室门口以激励大家努力朝各自的目标奋进。

随手撕了一张草稿纸后你陷入了沉思,志向这种东西,填高了会被说不自量力,填低了也会惹人笑话,是技术活本活。

其实你一直有一所心仪的二本大学,以你现在的实力绝对考得上并且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专业,但你最终还是选择咬牙填了一个更高档的一本大学。

写上名字交给前桌后你暗搓搓地去看雷狮,却见他桌上那张撕下来的纸仍是一片空白,直至他的前桌来催他才随手写了一所大学的名字递过去。

如果你没看错的话,那是本地一所十分普通的二本大学。

我去???

你一脑袋几乎要实体化的问号雷狮可是这所本地最好高中的年级第四啊,大学志向居然……这么低?

眼见着雷狮有扭头过来的趋势,你急忙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

隔天班主任拿着一张表格面色阴沉地走了进来,“啪”地把那张表格拍在了讲台上:“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没想到我们班居然还有大学志向是二本的同学?就这么点志向,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

教室里登时死寂下来,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

你忍不住悄悄看了雷狮一眼,却见他脸上挂着一丝不屑的笑意。

你直觉他要搞事?

果然,就来班主任开口打算来一场思想教育时,雷狮嗤笑了一声,声音很轻,但是足以让全班同学听见。

“你对老师有什么意见吗,年,级,第,四,的,雷,狮,同,学?班,里,唯,一,的,二,本,志,向?”班主任把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看样子是故意要让雷狮难堪。

你感到同学们的视线自四面八方聚来,或嘲笑或同情或看戏。

“那老师对二本大学是有什么意见吗?”雷狮唇边那抹不屑的弧度大了点。

“你们既然坐在这里,上一本大学绝对绰绰有余。”班主任脸上划过一抹骄傲的神色,“这可是本地最好的高中的科技班,绝不是养闲人的地方。”

“嗤,既然如此。那老师为何不直接把我调到所谓的普通班呢?不过我是凭实力考进这个班的,一没偷二没抢,也没做过什么违纪的事,那么这样一来,老师似乎就只有一个‘志向为二本大学不配待在这个班’的理由了呢。”雷狮的眉眼恶劣地弯了弯,“呐,老师要不要试着用这个理由去说服一下校长,让他把我这个年级第四 的闲人雷狮丢出这个所谓的科技班?”

“你——”班主任登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呐,我可是很认真地在给老师提建议呢,要不要去试一试呢?”尾音上翘,恶劣不减。

“你——哼,我倒要看看你以后会变成什么人,我可不希望在路边摊这种地方看见你啊,年级第四的雷狮同学。班长,把这张志向表贴一下,全班自习!”班主任扔下这几句话就出了教室,仔细一听气势相较之前弱了不少。

教室里仍旧安静,不过多了一点小声音。

你支棱着耳朵听了一会,无非是“他好酷哦”“真拽”“兄弟好胆量”之类。

你扭头于这节课第二次去看雷狮,见他神情淡然,完全没有为气走班主任而后悔。

他可真厉害啊。

你出神地看着,何时与他对上的视线都不知道。

“这位同桌似乎有问题?要不要试着问一问呢?我现在心情好,无话不答哦。”

……所以气走班主任就这么开心吗?

“那个,你为什么……”你犹豫了一会,开口道,“要填那所大学啊?”

说完你就死死地盯着雷狮的脸,生怕这个问题会踩到他的什么雷点。

“那的音乐专业还不错。”

你想了想,是了,这所大学的音乐系可是一大特色,好些一本大学都比不上呢。

“那你以后是要搞音乐吗?”

“看心情,如果以后在路边摊看见我,可千万记得照顾一下我的生意啊。”雷狮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我觉得你站在那就是一大卖点。”你沉默了一下,摸着良心说,“而且昔日同桌相聚不应该是你请客么,雷老板?”

“……啧。”雷狮挑了挑眉,“那我一定给你放最足量的地沟油。”

“喂喂喂,要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啊?”你翻了个白眼,“小心被警察叔叔带走哦。”

“不碍事,那时警察叔叔已经老了,抓不到我。”

“……”

你突然感到有什么不对。

——这到底是什么幼稚对话啊!

一时无言,你闷闷地抽出一本数学题来写,隔了一会又忍不住去看雷狮,只见他已拿了一本乐理书在看,神情是难得的认真。

这般肆意又张扬地表达自己所求,不是嚣张,仅仅只是实话实说的勇气罢了。

你突然好羡慕他。

评论
热度(69)
©不世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