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仙★

佛系周更选手,因考试和吃粮经常可能在咕咕咕的边缘疯狂试探。

曾经无数次想删掉自己的黑历史但想了想花的时间emmmm......算辽。


入的坑有很多,bg,bl,gl都吃。

最爱的男人是雷狮。(想爬墙)(不醒醒)

欢迎找我来玩呀!




/他翘着唇角,看不透是恶劣还是温柔。/





/所谓异类,不过是因为不同罢了。/

【想哪写哪】《记第N次养鬼》1

★嘉哥1V1HE长篇沙雕文

★前排感谢打字员 @中二病的冰封° 

★论为什么我又没打字

★因为我忙着吃粮忘了鸭(被打)


归档:不世仙的小星星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6514


全文目录: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0f0f





——————

【1】
说来您可能不信,我从小就能见鬼。

鬼压床是家常便饭的,我至今仍怀疑我的身高终止在160cm就是因为在夜晚长身体的时候被这鬼压床压住了骨骼。

不过你能见鬼在某种程度上锻炼了我的胆量,最开始还会吓的不分场合地惊叫以至于差点被当成神经病,时间久了看多了也就麻木了,有时候去电影院看鬼片找刺激,看着一对对小情侣撒狗粮,听着某只鬼在边上吐槽这鬼片特效太差,内心平静到怀疑人生。

后来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别人心情不好,要么大吃大喝一通要么对月狼嚎,而我呢,跑到电影院去看鬼片,在家里没这个氛围,一部不够再来一部。

胆子大了,就想干点刺激的,一开始是鬼压床动不了睡不着的时候试着和鬼聊天,后来发展为深夜讲座,再后来……

大概就是别人养猫我养鬼吧。

用不着每天铲屎,也不用花心思在吃食上,鬼一般都是自己解决的,只需偶尔烧点他想吃的新品过去,主要任务是陪聊天,聊着聊着就能超度几个积阴德。

多好。

个屁啊。

【2】
噢,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衣子归,职场小新人一枚。

——我知道我的名字特别反社/会/主/义/请别提醒我谢谢。

——也请别问我是不是因为我的名字鬼把我当同类谢谢。

【3】
猫猫狗狗或意外身亡或寿终正寝,“铲屎官”们哭得撕心裂肺久久难以恢复,而看着那些鬼一个个释然入轮回,我为它们高兴的同时也有点难过。

毕竟不管是猫是狗还是鬼,养久了总会有感情。

这种生离死别也侧面说明,每个人都是他人生命中的过客,即便有交集,也只不过是被记住的过客罢了。

——好了打住,这不是情感节目,我只是记录一下我的养鬼生活顺带悲个春伤个秋罢了。

现在我家里住着一只、两只、三只……算了不数了,反正是一群大爷。

惹不起的大爷。

【4】
先来说说最大爷的那个,虽然不是最早来的,但聊表敬意我还是放在最开始说吧。

那是我刚入职场一周的时候,作为一个没什么话语权的小新人被前辈们指挥来指挥去累成狗,好不容易熬到双休,只恨不得马上和床来一个爱的抱抱。

我在回家必经的十字路口遇到了他。

那是一个看上去像高中生一样的男孩子,穿着干净的白衬衫,下面一条黑色的休闲裤,西斜的阳光洒在那头柔软的金发上,看上去暖洋洋的,肤色苍白的吓人。

毫无预兆地,又像是命中注定,我对上了一双金眸。

【5】
就从少年略透明的身体及几个行人穿过少年身体却不见少年来看,少年确实是鬼没错。

少年立在原地从未动过,似乎是新生的鬼,而这类年轻的新鬼很容易因为不甘早亡产生怨怼之情堕落为厉鬼,被鬼差或道士或别的什么给灭掉,我曾见过一只厉鬼被几个道士合力灭掉,死状极其凄惨,其实那厉鬼最初也只不过是想要回家的小女孩罢了。

我着实不愿看见这般美好的少年堕落为厉鬼,于是我走过去向他伸出了手:“你要不要跟我回家?”

走近才发现,少年比我还高上些许。

嗯,青春期的男生嘛,正常正常,我不悲伤,真的不悲伤。

少年看了我一眼,伸出一只手握住了我的,薄唇轻启:“嘉德罗斯。”

我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少年报的是自己的名姓,赶紧冲他笑道:“我是衣子归。”

不知是不是错觉,少年的唇角似乎染上了一点笑意。

【6】
后来回想起这初遇,真是一眼万年。

【7】
好了我知道在旁人看来对着一团空气伸手超级奇怪但请不要打断我美好的幻想谢谢。

【8】
其实嘉德罗斯握住我的手的那一刻,我吓了一跳,那真实温热的触感,就是个活人,然而行人看不见他,还能穿过他的身体。

大概是一种新型鬼?

我牵着嘉德罗斯顶着行人异样的眼光一路回到了家。

正巧三只大佬都在客厅看电视,一听开门声全都转过来看我,我刚想向他们介绍一下新成员,就发生了接下来一系列让我难忘的事。

【9】
安迷修看见我,先是露出一贯温和腼腆的微笑,看见嘉德罗斯后由喜转惊由惊转恐“嗖”地一下钻进了沙发底下,只露一个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格瑞正在读我今早烧给他的书,抬头见我,点点头算作打招呼,可在看见嘉德罗斯后点头的动作戛然而止,像是被谁按了暂停键,他的脸上露出了罕见的疑惑的神情,随后又恢复原状,低头继续去看书,但整只鬼默默地移到了客厅里的落地窗前,大有要“破窗而出”的气势。

一向放荡不羁自带“老子天下第一不服来找死”气场的雷狮此刻眉头拧得像个“川”字,一脸防备与忌惮:“弱鸡,你带了个什么奇怪的东西回来?”

喂喂喂什么叫“奇怪的东西”?明明都是生前人死后鬼好吗!

我刚想开口,就听身侧一声嗤笑,一个字落下,轻飘飘如鸿毛,却让人无端觉得重于泰山。

“跪。”

话音刚落,就见雷狮的膝盖像是被谁踢了两脚似的,一个没稳住向着我和嘉德罗斯跪了下来。

【10】
嚯哈哈哈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雷狮你也有今天!让你平日苟我,现在遭报应了吧!

【11】
好了正经回来。

看着满脸狰狞仿佛下一秒就要化为厉鬼扑上来的雷狮,我突然意识到,这一次,我可能带了个鬼王回来。

少年真是鬼不可貌相啊。

后来我才知道,嘉德罗斯不仅是鬼王,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号——

阎,罗,王。

评论(6)
热度(163)
©不世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