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仙★

佛系周更选手,因考试和吃粮经常可能在咕咕咕的边缘疯狂试探。

曾经无数次想删掉自己的黑历史但想了想花的时间emmmm......算辽。


入的坑有很多,bg,bl,gl都吃。

最爱的男人是雷狮。(想爬墙)(不醒醒)

欢迎找我来玩呀!




/他翘着唇角,看不透是恶劣还是温柔。/





/所谓异类,不过是因为不同罢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双安修罗场,原装安与黑安

这里私设安哥以前失去过很珍贵的,所以有一点点患得患失


归档:不世仙的小星星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6514





——————

凡事都有正反两面,人也有善恶两色,世上从没有明确的善恶之分,大多数人站在善与恶之间,少数人展现出的极善或极恶,不过是将另一面藏起来罢了,为了各自的目的。

人都是有私欲的。


大赛最近出了一个恶趣味的新副本,名字叫做“问心”,小怪少,积分高,boss据说是自己另一面的映射——自己打自己,可真够恶趣味的。

对于这个副本,参赛者们跃跃欲试,但真正去试的只占少数——笑话,虽说是自己的另一面映射,但是积分那么高,保不齐有什么陷阱等着他们呢,积分是重要,但丢了命就不好了。

但大赛前几位是不怕的,几乎是同一时间进去又很快出来,反应各不相同,嘉德罗斯一脸不耐烦,扔了句“无趣”便带着雷德和蒙特祖玛扬长而去;格瑞仍是面无表情,只是眸色有些暗沉;雷狮一脸玩味,一声“有趣”临走前还朝安迷修投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安迷修……安迷修还没去。

其实关于这个自己另一面的映射,安迷修是感兴趣的,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他肯定会去,但是现在多了个你,他就不得不像大部分参赛者们那样考虑了,他去的话你一定会去,万一真的有什么陷阱他很难顾及到你。

尽管你多次强调自己不是花瓶,安迷修也见识过你的实力,但他总是下意识地想把你护在身后,那种莫名的保护欲,怎么都控制不住,仿佛一个不注意你就会离他而去。

你总是笑他太患得患失,安迷修总是无奈地笑笑,不做应答。

最后安迷修还是没拗过你,两人一起组队进了副本。

一进副本,你和安迷修就被传送至不同的地方,小队定位也用不了,你也不慌,只要一路杀到最后,总会再见的。

副本里的天阴沉沉的,刻意给人制造一种压抑的环境。

你在副本中漫无目的地游荡,击杀了一些小怪后,遇到了另一个自己。

这另一个自己脸色苍白的很,而且意外地很弱,尽管如此你还是受了一点轻伤,脸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毕竟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

不知是不是眼花,你看见另一个“你”倒下时唇角竟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解脱的微笑,待你要去细看时,她却早已化作了数据碎片飞向了天际。

于是你不再细想,继续四处晃荡。

既然是双人副本,那么这里的“你”和“安迷修”应该也是一对吧?现在你干掉了“你”,不知道“安迷修”会不会找上门来呢?

一路下来你居然再没遇到任何小怪,无聊之下你开始这么乱想。

“小姐?”温和的声线入耳,一听就知道是安迷修。

声音是自你身后传来,衬着这环境乍一听有点毛骨悚然。

你转身,棕发青年脸上是一贯的温和笑容只是,再怎么温和,也遮不去那暗红色眸中的一丝疯狂。

看了,这就是那位【安迷修】了。

眸色都不一样呢。

你一边在心里感叹自己的想法何时这么灵了,一边握紧了手中的元力武器。

说真的,你还是更喜欢湖绿色。

【安迷修】却不理会你的这些小动作,径自上前几步,你攻击也不是后退也不是,僵立在原地,最终被他抚上了脸,“小姐怎么又出来了?在下不是说了要好好待在家里么?这样到处乱跑,受伤了可让在下如何是好?”他的手指不偏不倚正好压在你的伤口上,“啊,小姐又受伤了。”

【安迷修】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嘶。”你吃痛,后退几步摆脱了他的手。

【安迷修】却弯了弯眉眼,落空的手按压在了心口的位置:“很痛吧?可是,小姐,您知道吗,在下这里更痛呢。乖乖待在在下身边不好么?为什么总是要离开呢?”

这保护欲已经极端到变态了吧。

你突然坚信方才自己没有眼花了。

不过好歹是安迷修,如果不是不得已,你真不想和他打起来。

你摆出了攻击的架势。

“小姐这是要彻底离开在下了么?”语调中掺着一丝克制的忧伤,【安迷修】脸上的笑容却越发大了起来,“可是,无论是出于骑士道或是感情,在下都无法看着小姐一个人离开在下呢。”

你不答话,默默蓄力。

“那是小姐的选择,无论如何,在下都会尊重她的选择。”清冽如早春初融的雪水,含着利剑出鞘的锋芒,笼罩在温和之中,是安迷修独特的声线。

安迷修!

你开心地循声望去,只见黑暗中缓缓步出一个棕发青年,白衬衫一尘不染,手持双剑,湖绿色的眸中似含着一泓清泉,那温和又坚定的眼神让你感到安心。

“安迷修!”你兴奋地向他打招呼。

“抱歉,在下来晚了。”安迷修朝你点了点头,站在了你的身侧。

“冠冕堂皇,”【安迷修】的语调冷了下来,蒙上了一层寒霜,“扪心自问,你真的舍得让小姐离开你么?”

“在下确实舍不得,”安迷修神色坦荡,“但是在下会尊重小姐的选择。”

“我不会离开安迷修的。”你小声道。

闻言,安迷修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就连【安迷修】那暗红色的眸中都划过一丝亮色。

“那小姐为什么不能好好待在在下身边呢?为什么总是要受伤呢?在下真的很心疼啊!在下只是想要保护好您啊!”【安迷修】握紧了双拳,神情激动,好似下一秒就要冲上来,可始终未曾召唤出凝晶流焱。“安迷修,或者,另一个我?”他顿了顿,笑了一下,“难道你不希望保护好小姐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吗?”

“我不是花瓶。”你忍不住插了一句。

【安迷修】却好似已经完全沉浸其中,仍自顾自地说着。

“今天是一道小伤。”

“明天也许就是一道大伤。”

“再后来呢?也许就再也无法看见小姐的笑容了,又该怎么办呢?”

“受伤的滋味就那么好受吗?”

“还是说,安迷修,你想失去更多?”

安迷修抿唇不言,眸色有渐渐向红转变的趋势。

等等这是要黑化的节奏?!

但所幸,仅一瞬他便恢复了原状,只闻一声叹息,安迷修松手,凝晶流焱化作元力碎片消散在空气之中。

“在下从未这样想过,是你太偏激了。”安迷修微微垂眸,“在下会保护好小姐的,小姐也有能力自保。”

“呵,你上次也说过类似的话,结果呢?”【安迷修】冷哼,神色有几分寂寥。

你突然有些心疼,【安迷修】会变成这样,之前一定失去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或东西吧,却仍以温和的态度对待每一个人,那些无法言说的痛苦积压在心中,最终造就了现在的他。

“可是,过去已经无法挽回了,为什么要执着于过去呢?”你小心翼翼地开口。

“无法挽回?是啊,过去确实无法挽回了,可就是因为无法挽回,连带着赎罪的机会都没有了,”【安迷修】看向你,眼神中带着希冀,“小姐理解在下的痛苦对吗?”

“我……能理解你的痛苦,但是我无法认同你现在的做法。”你顿了一下,如实说道。

“……在下明白了。”【安迷修】盯着你看了一会,突然笑了,他抬手,元力在他手中凝聚。

“小姐请退后。”安迷修上前一步把你护在身后,“这一次,请完全交给再下吧。”

【安迷修】弯了弯眉眼。

“在下的小姐,在下会亲自夺回。”

评论(9)
热度(101)
©不世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