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仙★

佛系周更选手,因考试和吃粮经常可能在咕咕咕的边缘疯狂试探。

曾经无数次想删掉自己的黑历史但想了想花的时间emmmm......算辽。


入的坑有很多,bg,bl,gl都吃。

最爱的男人是雷狮。(想爬墙)(不醒醒)

欢迎找我来玩呀!




/他翘着唇角,看不透是恶劣还是温柔。/





/所谓异类,不过是因为不同罢了。/

【噫,青春】一恋傻三年

Emmmm......有两条线,交往前和交往后,时间线可能有点问题,但基本上不妨碍观看,每篇的联系很少,可独立成篇

 

这里都是小甜饼,然后我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写别的刀了

 

本篇为交往后

 

归档:不世仙的小星星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6514


系列目录: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1dcb4

 

 

 

——————

 

 

 

关于你和雷狮谈恋爱这事,你千瞒万瞒,还是逃不过隔壁班闺蜜的法眼。

 

你倚在她们班的窗边,闺蜜坐在靠窗位置照小镜子,听了你地乖乖“招供”,只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们终于在一起了。”

 

你大惊:“什???!什么终于在一起了???!”

 

“你俩天天那么甜腻腻的,我们一个班都觉得你们会在一起,还开了个赌局赌你们谁先告白,谁输了谁请吃饭。哦对了,你俩谁先告白的啊?”

 

什么甜腻腻?!!那是苟,是苟好吗!!!

 

话中信息量太大,你一时间无法消化:“雷狮吧。”

 

闺蜜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扭头对她同桌说:“听,我赢了,记得通知你们阵营的人请吃饭。”

 

闺蜜的同桌是你另一个闺蜜,此刻她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你:“你怎么不先和他告白占据主动权呢?女追男隔层纱啊!!!”

 

“呃......我觉得雷狮追......我,啥都没隔。”

 

——雷狮用一学期的早餐就把你勾到手了。

 

你俩闺蜜沉默了一会,异口同声道:“好了你走吧,我们不想吃狗粮。”

 

你:“......”

 

呵,女人。

 

你闷闷地走了。

 

经此一事,你开始有些疑神疑鬼,依然隔壁知道这事了,那你的同班同学岂不是......

 

不行不能再想了好可怕。

 

但这是不可能的,某天上午大课间下雨不做操,雷狮出去打水了,你正写作业,突然有人敲了敲你的桌子,抬头一看是一脸欲言又止的班长安迷修。

 

你登时就觉得这位班长是来兴师问罪的,于是抢先开口:“我和雷狮在一起完全是雷狮先勾引的我!”

 

你一激动,音量就会不自觉地提高,这一提高,全班同学都听见了。

 

安迷修一脸懵逼:“......我只是来问问昨天老师布置的作文写完了没有,写完了就先交......”

 

......啊?

 

你也懵了。

 

仔细一看,安迷修手上确实拿着几张作文纸。

 

但是这时候想要把话收回已经来不及了,正巧雷狮从教室门口进来,全班同学十分默契地向他行注目礼:“哇——喔——”

 

雷狮:“???你们这抽的是什么风???”

 

这边安迷修深吸一口气,把手中的作文放在你桌上,微笑着问:“可以先替我保管一下吗?”

 

你愣愣地点头。

 

“多谢。”安迷修又冲你一笑,然后转身化作离弦之箭朝雷狮奔去,声线陡然激愤。

 

“恶党你终于对花季少女下手了吗!!!”

 

你第一反应是安迷修好厉害啊,在摆满了装书箱子的狭窄过道上都跑得起来。

 

然后再次懵逼。

 

什么叫“终于下手”???难道他之前对幼女或妇女下过手???

 

啊,细思恐极。

 

你手里还握着笔,此刻已攥出了一手的汗,满脑子要完,雷狮回来之时就是你葬火场之时。

 

更准确一点,在上课铃响之时。

 

下节课是自习课,但作息严格的安迷修即便是自习课不管有什么事都会准时到位。

 

安迷修回来=雷狮也会回来=你要死

 

天啊,谁来救救这可怜的孩子!

 

你就这般熬到了上课铃响,安迷修果然准时出现在教室门口,捂着右眼,雷狮紧随其后。

 

雷狮走进后,你眼尖地看见雷狮左眼上有着一圈淡淡的乌青。

 

你咽了一口口水,心死如灰地等他问罪,但他只是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你更忐忑了,想主动道歉,但怕一开口事情更糟。

 

你就这么如坐针毡地上了一节自习课一节英语课,放学了期间雷狮未开过一此口,放学了像往常一样背起书包就走,午饭你们是不在一起吃的,放以往没什么,但现在你却觉得有一点诀别的味道。

 

申明一下这绝对不是在咒雷狮。

 

你战战兢兢地收拾好书包想着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早死早超生追过去要道歉,结果刚出教室就被人拦下了。

 

——是雷狮的弟弟卡米尔,连跳两级的十五岁学神,骨灰级兄控。

 

你一看不好绝对是来替他哥讨伐你的,于是抢在他开口前开口:“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见你认错态度如此认真卡米尔眼中划过一丝讶异,随机恢复原状:“这一声‘对不起’你更应该去和大哥说,不过大哥让我来转告你,你让他伤心了,他决定单方面不理你一天,好自为之吧,大嫂。”说完,不等你回答,卡米尔就走了。

 

——这似曾相识的句式是怎么回事???还有卡米尔这声“大嫂”是认同了自己的意思吗???等等快住脑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男朋友生气了怎么办?

 

——当然是哄啊。

 

可是怎么哄?

 

......你十分自觉地去请教身经百战的窗边闺蜜。

 

“身经百战?嗯?”闺蜜挑眉看你。

 

“我是说你美丽温柔善良大方你男朋友要是对你生气我第一个锤爆她的头!”

 

“啧。”闺蜜理了理自己的裙摆,这才悠悠开口:“我的男朋友还是我自己来锤,就不必劳你出力了。别人一孕傻三年,你这是一恋傻三年啊。”

 

“所以你就救救我吧救救我这快要枯萎的爱情!”

 

“......还没到这种程度。”闺蜜一脸无奈,“像你男朋友雷狮这样完全是死傲娇地典范,对了,你有没有对他说过‘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

 

“没,太腻了,不好意思。”

 

“那好办,你趁他不注意,一个熊扑从后面抱住他,然后大声说一句‘我喜欢你,请原谅我哦’,如果不行,就一直撒娇,磨到他原谅你。”

 

“就这样?”

 

“对,反正第一次嘛,效果总是好的。”

 

你将信将疑地走了,抱一下容易,但在学校这种场合实施起来就难了,唯一的机会大概只有晚自习下课后你俩去田径场溜圈的时候了。

 

可是,就现在这情况,他还会和你去吗?

 

雷狮定力极好。(由卡米尔转告)说不理你就真的再没对你开过口,但万幸他仍旧和你去田径场溜圈,就是不开口。

 

这得益于卡米尔下午又找了你一趟:“大哥让我来转告你,今天晚上他还会和你去散步,但是一天没过,他还是不会理你。大嫂,道歉要趁早。”

 

呵,男人。

 

但错的确在你,就算雷狮没有小情绪你都要懊悔N久。

 

你和雷狮在巨大的田径场走了一圈又一圈,眼见着回寝的时间就要到了,你还是没能按计划行动。

 

撒娇什么的,真的,好难为情。

 

最后一次经过田径场的最里边,即最暗处,路灯照程外,来田径场散步的其他小情侣都走光了,你咬牙,抓住今天这最后的机会,放慢脚步让雷狮走到前面,然后一个熊扑抱住他的腰,同时大声喊道:“我喜欢你,请,请原谅我!”

 

喊完你就松手转身跑路,现在你的脸肯定红得吓人。

 

但是你忘了,你的小短腿怎么跑得过雷狮的大长腿啊,没跑几步你就被雷狮从后面锁入怀中,温热的鼻息喷在你颈侧。

 

“只是道歉还不够呢。”

 

你下意识地挣扎,突然想起闺蜜的“淳淳教导”,便放软了声音:“那还要我做些什么呢?”

 

雷狮松开了你:“猜猜看?”

 

其实,在雷狮开口的那一刻,你便知道他已经原谅你了,现在这般大抵是在耍某种小性子,逗弄你,直到羞得你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才罢休。

 

这是他惯常做的事,你也不想在这里矮他一头,转身见他双手插在校服口袋挑眉看着你,唇边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他总是这般淡然,而你总是慌慌张张的。

 

不公平。

 

太不公平了。

 

你突然玩心大起,向前一扑直接把雷狮扑倒在地,刚想看看他脸上有没有慌乱的表情,却想起今天上午下了雨,地肯定是湿的,结果慌的还是你,你忙从他身上爬起来想拉起他:“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地是湿的了你快起来......”

 

“我不。”

 

轻轻两个字,却铿锵有力,直接堵了你所有的话。

 

“不是祖宗咱别玩了好吗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这样会着凉的......”

 

“我不。”

 

“......”

 

雷狮仍一脸淡然,那架势分明就是新版“要亲亲才能起来”。

 

你认命地俯下身去,在即将触到雷狮双唇的那一刻突然偏了方向,说实话你还没有厚脸皮到这个程度,但雷狮也突然侧开脸,两人刚好唇对唇。

 

 

你大惊,急忙后退,雷狮却迅速扣住了你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天边,几点星子闪着微光。

 

地上,被扣住无法逃脱地少女瞪着眼睛看着吻着她的少年。

 

然后她看见了,少年的紫眸中,闪烁着星河。

 

远胜过世间万千星辰。

评论(11)
热度(118)
©不世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