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仙★

佛系周更选手,因考试和吃粮经常可能在咕咕咕的边缘疯狂试探。

曾经无数次想删掉自己的黑历史但想了想花的时间emmmm......算辽。


入的坑有很多,bg,bl,gl都吃。

最爱的男人是雷狮。(想爬墙)(不醒醒)

欢迎找我来玩呀!




/他翘着唇角,看不透是恶劣还是温柔。/





/所谓异类,不过是因为不同罢了。/

逢魔时刻

我爱修罗场

 

是双雷修罗场,原装雷和乐队雷

 

乐队雷先出场,说是修罗场其实原装雷出场得有一点点

 

归档:不世仙的小星星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6514

 





——————————

 

 

黄昏之交,逢魔时刻。

 

这里的魔并不单指妖魔鬼怪,也有可能是一些别的什么奇怪的东西,亦或是一场奇遇。

 

 

你很烦。

 

今早雷狮约你去看流星雨,说完人就没影了,你顺着他的指引绕了一整天都没找到地方,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你在心里抱怨雷狮怎么不直接等入夜了带你去,玩浪漫也不是这么玩的,这找路浪费的一天用在刷怪不知可以刷多少积分呢。

 

——什么?焦急甜蜜的心态?

 

不好意思你没有。

 

你不是很喜欢玩情调,和雷狮约会的地点大多数在刷怪区或是副本。

 

你叹了一口气,决定再找一个小时,如果还是找不到,就直接给他发消息让他来接你。

 

嗯,肯定又会被说蠢。

 

打定主意后你迈开步子,走了一段路后你看见前方有一间装潢十分简单的小酒吧。

 

可是在记忆里,这里并没有这样一间酒吧。

 

——好吧找路找了一天的人没有资格这样说。

 

不知是不是你的错觉,在你看到这间酒吧的一瞬间,你听到有低低的乐声从里面传了出来,伴着人的低吟浅唱。

 

巧合,太巧合了。

 

而且,这声音太耳熟了。

 

是雷狮的声音。

 

你的第一反应是雷狮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如此想着,你走了过去。

 

酒吧的门开着,内里亮着昏黄的灯,只有一个年轻男人坐在台吧边,他弹着一把破旧的木吉他,双唇一开一合,低沉的声音伴着不知何时而起的微风撩过你耳侧,在心底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是雷狮。

 

而且——

 

紧身皮衣皮裤,上面还坠着些许金属饰品——还露肚脐——雷狮什么时候换了一个穿衣风格?!

 

就连那条头巾上的星星都变成了墨蓝色。

 

抛开这些奇怪的点不讲,雷狮这身材真是好到人神共愤,尽管见的次数并不少,但你还是忍不住惊艳了一把。

 

走过去的时候你并没有刻意掩藏自己的脚步声,乐声和歌声也不算大,坐在台吧边的雷狮很快便注意到了你。

 

只听一声轻笑,雷狮握着拨片的手轻轻一晃,那拨片便变成了一朵鲜艳欲滴的玫瑰,他抬眉看向你,紫眸中流转这不知名的华光:“想要么?”

 

“不想。”你十分诚实地摇了摇头。

 

那是看猎物的眼神。

 

和你们初见时的一模一样,只是多了点你看不懂的东西。

 

“想要就自己——”许是十分自信于你的回答,在你回答的同时雷狮再次开口了,如猎豹一般的反应速度又不怎么适时地阻止了他把练丢完,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尴尬。

 

雷狮眯起眼,吵你丢了个眼刀。

 

“不,我想要。”你立马改口。

 

雷狮这才满意,唇边漾开一个浅淡的弧度,“想要就自己来拿。”

 

呵,幼稚鬼。

 

你强忍下翻白眼的冲动,走过去伸手正要拿拿玫瑰,却被雷狮捉住手腕一把带进了怀里。

 

他将玫瑰别在了你耳边,一只手轻揽着你的腰防止你掉下去。

 

温热的鼻息喷在你的颈侧,你感到自己的衣领被拉开了一点。

 

空气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

 

“这是谁留下的?”微凉的指尖压在你的锁骨,愠怒的语气不似作假。

 

聪明如你,很快便反应过来雷狮指的是那上面的吻痕。

 

“你,在昨晚。”

 

忍住,要忍住,打不过他的。

 

雷狮这老流氓又想出了什么新玩法?

 

“......啧。”

 

感受到那越来越近的鼻息,你终于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而就在这时,一道电光突然打来,你心下一惊,双腿用力一抬同时双手在雷狮腿上用力一撑,借力在空中翻了两圈,刚落地就听见了雷电击中木质台吧的声音。

 

你抬头,见雷狮在另一边,毫发无伤,只是面色阴沉。

 

任谁心情都会心情不好的。

 

虽然知道是瞎操心,但你还是松了口气。

 

“我说怎么这么久都不见人,原来是在和这个冒,牌,货,偷,情?嗯?”一道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来,尾音上扬,是暴风雨的前兆。

 

什?!

 

你震惊地扭头看去,门口站着,扛着雷神之锤的,不是雷狮还能是谁?

 

两,两个雷狮?!

 

你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抑或是不小心掉进了某个恶趣味的没有提示音的隐藏副本。

 

“冒牌货?那可不见得。”酒吧内的雷狮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门口的雷狮不屑地轻嗤一声,目光落在了你身上:“你是自己过来,还是被我打断腿带走?”

 

你抖了抖,雷狮向来说到做到,“当然是——”

 

“你最好搞清楚,这是我的猎物。”酒吧内的雷狮伸手搭上了你的肩。

 

这似曾相识的语调真是欠揍啊。

 

“我对冒牌货没有耐心,”门口的雷狮眯了眯眸,身边隐约环绕着紫色的电光,“现在滚,你还有命。”

 

“滚?可惜我不会呢,不如,你来示范一遍?至于冒牌货,嗤。”酒吧内的雷狮伸手把你锁入怀中,眉眼恶劣地弯了弯,“怎么,还想再来一次无差别攻击?伤到她了就不太好了呢~”

 

“海盗看上的珍宝,从来都不是花瓶。”话音刚落,便是一道惊雷落下。

 

你迅速挣开,躲开了。

 

虽然实力被认可很开心但这是一个正常男友说出来的话吗?!啊?!还有说打就打真的是男友吗?!仇人还差不多吧!

 

你觉得自己有必要开口。

 

“那个——”

 

两个雷狮同时看向你。

 

“你们,要怎么称呼呀?作者说加前缀好累而且一点也不酷。”

 

“你觉得?”异口同声。

 

“嗤。”这是惊觉和对方异口同声的相互嫌弃。

 

这是道送命题。

 

早知道就不开口了安安静静做个修罗场的女主不好吗?!啊?!说不定还能戏精一下来一句“你们不要打了都是我的错”?

 

好吧这样死得更快。

 

你吞了吞口水,斟酌着开口:“你们......给点意见呗?”

 

“建议?不过一个称谓而已,怎么叫都无所谓,现在的重点是,把那个不知死活的冒牌货处理掉,不过,”似是想起了什么,门口的雷狮勾了勾唇,带了几分恶劣的味道,“既然你难得求助一回——”

 

你直觉不好。

 

“你昨晚在床上的叫法倒是不错。”

 

这话是说给酒吧里的雷狮听的,同时也是说给你听的。

 

你:“......”

 

害羞吗?

 

——你一点也不害羞甚至有点想翻个白眼并来一句“呵呵”。

 

别的不说,这两个人流氓起来真实是一样一样的。

 

“一口一个冒牌货,你是觉得我脾气很好?”酒吧里的雷狮冷声开口,“满口污言秽语,果真是上不了台面的冒牌货。”

 

“嗤,不过一个跳梁小丑,不过几句拙劣的学舌便沾沾自喜,这场闹剧,该落幕了。”门口的雷狮向里踏了一步。

 

“确实该落幕了,你,也该退场了,冒牌货。”

 

“啧,是你自己放弃了生的机会。”

 

“原话奉还。”

 

剑拔弩张。

 

“那个,你们要打架的话,我可不可以先走?”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你也没有自信一声不吭地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如果你想缺条腿,大可试试。”

 

“猎物还是乖乖待着比较好哦,受伤的话,我也没办法呢。”

 

你:“......”

 

日你妈!听到没有日你妈!

 

干!

 

有本事恐吓人,怎么不直接分手呢!

评论(11)
热度(112)
©不世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