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仙★

佛系周更选手,因考试和吃粮经常可能在咕咕咕的边缘疯狂试探。

曾经无数次想删掉自己的黑历史但想了想花的时间emmmm......算辽。


入的坑有很多,bg,bl,gl都吃。

最爱的男人是雷狮。(想爬墙)(不醒醒)

欢迎找我来玩呀!




/他翘着唇角,看不透是恶劣还是温柔。/





/所谓异类,不过是因为不同罢了。/

溺水

前排打广告,人设来源于凹凸世界乙女向剧组【恋语】童话pa,门牌号777179859欢迎加入

终于写了雷总,      嘤嘤嘤   


归档:不世仙的小星星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6514







 

——————————————————




 

 你生活在海边的一个小村子里,很小的时候你便发现自己有一个特殊的能力:预见未来。

当你将这件事告诉你的父亲后,身为占卜师的他只是慈爱地笑笑,揉着你的头说,“绝对不可以告诉第三个人哦。”

那个时候的你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懵懂地点了点头。

守着这个秘密,你平安无事地长到了十六岁,然后父亲因病去世了,你代替他成为了村里的占卜师。

也许是生活在海边的缘故,你预见的大多数都是海难,除了这些,你经常反复做着同一个梦,梦里有海妖的歌声,和一个爱上海妖的王子,王子的面容经常是模糊的,唯有一双眼睛永远是真切的——那是一双紫色的眼睛,好似星辰入海,有时是波涛汹涌的狂戾,也有风平浪静的温柔。

你不知道这个梦意味着什么,也没有将它放在心上,偶尔想起来,也只不过是感叹一下那双美丽的自眸罢了。

如果能亲眼见一见就好了。

而对于每一次海难,你都十分详细地告诉了要外出打渔的村民,你不想看到他们受伤,在某种意义上而言,父亲去世后,他们就是你的家人。

然而他们并不信,照常去打渔,可海难确实发生了,一次两次没有什么,次数多了,他们反倒挂在你的头上,觉得一切都是你的错,他们开始疏远你,孩子们在你路过时朝你丢石子,吐口水。

于是你便很少出门了,他们或害怕或嫌恶的目光伤了你的心,你开始整天整天待在家里睡觉,梦中的海妖的歌声让你平静,王子那好似有着星辰大海的眸子是你唯一的慰藉。

最后,村里最德高望重的人定下了对你的“判决”,蜂拥而至的村名把你强押至海边,他们只给了你一条小木船,说你沾染了不干净呢东西,需要乘着这条沐浴过圣水的小船去大海中接受海神的洗礼,才能回归村里——说得冠冕堂皇,其实只是不过想让你死罢了。

你无奈地笑笑,裹紧了身上的黑斗篷,抱着父亲唯一留给你的水晶球,踏上了有去无回的“洗礼”之旅。

至少,他们没有直接给你扣下魔女的罪名,把你绑到火刑架上烧死不是吗?

葬身于大海其实也挺不错的,那位王子便沉眠于此,不知是否有缘一见呢?会不会打扰到他呢?

今天有一场风暴,你大抵可以就这么坐在船中等待大浪将你吞没,可是求生的本能还是让你在风暴来临之时紧紧地抓住了船沿。

你感到冷冷的海水狠狠地打在你的身上,大浪一次又一次将小船抛至高处,然后陡然落下。

一次又一次猛烈的冲击让你短暂性地失去了意识,以至于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风暴停息了,只余温柔的海风环绕在身边。

一轮又大又圆的月亮高高地挂在空中,柔和的月光洒在大海上,给泛起的微波镀上了一层微光。

活下来了啊。

看着眼前的景色,你突然觉得活着其实也挺不错的。

可是,大海变幻莫测,这样脆弱的小船,又经得住几次风暴呢?

正当你出神之际,一艘红色的巨船从你身边缓缓驶过,你的眼睛一瞬间就亮了,可当你看见那被撕裂的船身时,你又犹豫了。

这可能是你唯一的机会了。

你想了一会,在那艘巨船还未完全驶过你的小船时,试探性地喊了一声:“请问——有人吗——可以——救救我吗——”

几乎是在你话音刚落的瞬间,上面便抛下了一条粗粗的缆绳。

你十分惊喜,忙把缆绳系在小船上,想了想,把水晶球留在了小船里,自己顺着缆绳爬了上去。

刚落在甲板上,你抬头便撞入了一双紫眸里,那那双曾于你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紫眸。

真是漂亮啊。

那其间闪烁着的星星。光芒甚至胜过了天上的月亮。

至少你是这么觉得的。

然后你看到了这双眼睛的主人——一个身着海盗船长服的男人——他的身体是,透过他的身体你可以看见本该被他的身体遮挡住的那一部分甲板。

你的脸色白了几分。

啊,早该想到的。

相传海妖有着美妙的歌声,能让路过的船只上的水手忘记来路与归途,直至船身触礁,永远沉眠于海中。爱琴海沿岸一个国家的年轻王子因不满皇室的虚伪与做作,抛弃王子身份追寻自由选择成为一名海盗,当他乘船路过海妖的栖息之地时,为她美妙的歌喉所吸引,几乎是瞬间便爱上了这生来便属于自由的海中生灵,不顾一切地指挥海盗船羚角号向她靠近,最终触礁沉没。

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不知为何,这位海盗船长放弃了转生的机会,化作幽灵,每一百年他和他的羚角号将会浮上水面三天——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猎物?宝藏?无人知晓。

这是海边村落盛传不衰的故事,经常被母亲拿来吓唬不远乖乖早睡的幼儿,“不快点睡的话,幽灵船长就会来抓你了哦!”

其实大部分人只把这当成一个单纯的故事,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一个王子会为了自由而放弃这万千人梦寐以求的荣华富贵。

然而就现在来看,这似乎是真的。

——不,这就是真的。

现在,这位幽灵船长正抛着一枚金币,挑着眉欣赏着你的表情:“啧,瞧瞧我钓上了什么,一只湿透的小黑猫?”

听到他这话,你倒是没那么怕了,只是有些窘迫地攥紧了身上的黑斗篷,为未经拧过的黑斗篷立刻被攥出了水,“十,十分抱歉,打,打扰了。”

“只是道歉可没有什么诚意。”幽灵船长接住了金币。

你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因为长时间沉在海底。羚角号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海藻。

“那,那我为您清洗一下甲板吧。”你小心翼翼地说。

“今天是最后一天,你应当听过这个传说。”不知是不是错觉,你看见幽灵船长的唇角似乎翘了翘。

啊……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吗?

你突然有些失落。

“不过既然碰见你这么个活人,不做些什么就太可惜了。”这回看真切了, 他确实笑了。

“不跳支舞么?”

“荣幸之至。”你理了理黑斗篷,“请问,我应该怎么称呼您?”

“雷狮。”握着金币的手拇指轻轻一拨,那枚金币便被弹到了你的怀中,“可别忘了。”

你慌忙接住那枚金币。

那是一枚很旧的金币,旧到放在现在的市面上只余收藏价值,上面还沾染了一点弄不掉的海藻汁液。

是冷的。

你用力地握紧了这么金币,就好像握住了什么失而复得的东西。

“雷狮……”你低低地呢喃了一句。

“我在。”

雷狮那透明的身体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虚无缥缈,沐浴在这月光下,他朝你伸出了手。

“美丽的小姐,能否请——”他的眸子似乎弯了弯,“你跳支舞呢?”

你欣然伸手。

两手相叠的那一刻,仿佛有什么断裂的东西,在跨越了千百年的时光后,终于联系在了一起。

没有漂亮的舞裙,没有宽阔的舞池,没有优美的华尔兹——什么都没有,仅有的只不过是湿哒哒的斗篷、到处都是海藻的甲板和海风吹过海面泛起微波的声音以及羚角号船身破开水流的声音罢了。

但就像拥有了一切。

天上的月亮,和雷狮眸中的星辰大海。

你们绕着船舵起舞,踩着不知名的节拍。

你回忆着梦里海妖的歌曲,试图将之复原,然而十几年来从未唱过歌的你所能做到的,不过是发出几个结巴的音节罢了。

握着你的手的力道却陡然加重。

他认出来了。

即便已经过了千百年,即便只是几个不成曲调的音节,他还是在这一瞬间认出了这令他沉迷的歌声。雷狮的目光一直锁在你身上,似乎一个不注意你就会消失不见。

一舞结束,月亮已经向西倾斜,就快要落下海平面。

啊,是时候说再见了。

你有些不舍地把金币还给了雷狮。

他轻笑着抛着带有你的体温的金币,“怎么,舍不得走?想要成为我的幽灵水手?溺死的滋味可不好受。”

虽然是轻快的语调,但你仍能感受到着其中透出的窒息的痛苦。

“反正我只有一条小木船,说不定不就得将来一个大浪打开,就是了。”你无奈地笑笑,眼里却藏着狡黠。

“好好活着。”雷狮伸手想敲一下你的头,却穿过了你的身体,“不远处有一座小岛。”

你顺着来时的缆绳滑回了自己的小船里,雷狮现在船舷边静静地目送你。

你解了缆绳,看了一眼高处的雷狮,某一瞬间突然鼓气勇气大声喊道:“雷,雷狮——我还能遇见你吗——”

“嗯?”雷狮歪了歪头,似乎没有听清。

“我说——我还能遇见你吗?——下辈子还能遇见你吗?”你用更大声音喊道。

就像一缕阳光穿过乌云,雷狮笑了。

“你猜呀。”

尾音上扬,带着一点小恶劣,就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羚角号在一点点下沉,你离活着越来越近。

一边是自由的死亡,一边是未知的生存。

当羚角号完全沉入水中,第一缕阳光从海平面下射过来。

海风轻拂,微微吹动着你已半干的斗篷。

你笑了。

抱紧了唯一拥有的水晶球,你轻轻一跃,落入海中。

故事总有另一面,王子深爱着海妖,甘愿化作没有轮回的幽灵在海底忍受了一个又一个百年孤寂,只为了在一个又一个三天里,浮上水面,寻找轮回了无数次的海妖,求一个一见钟情。

海水灌入口鼻,求生的本能本该让你拼命挣扎,但你只是死死地抱紧了怀中的水晶球。

你努力睁眼,看着远处仍在继续下沉的羚角号,开口想要哼唱那初见时的歌谣,换来的确实更多海水的灌入,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但你仍坚持着开合着嘴巴。

这就是溺水的感觉啊。

【我下辈子还能遇见你吗?】

【你猜呀。】

我猜,没有下辈子了。你想。

幽灵水手挺不错的,只是希望船长不要给工钱不要太小气啊。

海底,雷狮倚在羚角号破碎的桅杆旁,半阖着双眸,手机还握着那枚金币,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下辈子还能遇见你吗?】

【你猜呀。】

他缓缓将握着金币的手放在心口。

一定会的。

一百年一次,一次也不会放过。

海平面上,一轮朝阳正缓缓升起海面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闪闪,一条无人的小木船孤独地随海浪漂泊着。

一个大浪打来,小木船晃悠了几下,沉了。

评论(5)
热度(84)
©不世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