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仙★

佛系周更选手,因考试和吃粮经常可能在咕咕咕的边缘疯狂试探。

曾经无数次想删掉自己的黑历史但想了想花的时间emmmm......算辽。


入的坑有很多,bg,bl,gl都吃。

最爱的男人是雷狮。(想爬墙)(不醒醒)

欢迎找我来玩呀!




/他翘着唇角,看不透是恶劣还是温柔。/





/所谓异类,不过是因为不同罢了。/

他的一生

他一生下来就死了

(开玩笑的,别打,皮脆,容易死)


归档:不世仙的小星星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6514




—————————————

VER.雷狮

雷狮的一生似乎永远都与拼杀有关。

幼年在皇宫中与那些笑面虎尔虞我诈;离开雷王星成为海盗后,全宇宙都成了他的敌人;即便是后来参加凹凸大赛,也有三千多参赛者明里暗里想要取他的性命。

总弥漫着一股子血腥味。

有人说,一个人杀戮多了,就会变得麻木。

雷狮并不这么觉得——至少他不是。

这么多年的拼杀,手上的血早就洗不干净了,可镌刻在骨子里的那份战意从未磨灭。

比起仓库里成堆的财宝,他更喜欢把它们抢过来的过程,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不过是点缀罢了。

雷狮向来是随心所欲的,没有什么能束缚他,如果有人胆敢用笼子来困住这头狮子,那么请做好失去一个笼子和自身性命的准备。

所以,在发觉自己爱上你时,这头狮子的惊讶大过了你的。

啧,说爱好像有些草率,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你是他的珍宝,若有人敢动你一分一毫,下场必然是凄惨地死去。

你十分爱笑,笑起来时,眼睛总是亮晶晶的,那其中的光芒比世界上任何一颗宝石都要耀眼。

雷狮很喜欢你的笑,如果星辰大海代表着自由,那么你就是那颗星辰。

美好的东西总是容易消逝。

决赛上,雷狮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除掉几个强敌之后,转身发现倒在嘉德罗斯大罗神通棍边的你,第一反应是这样的。

你的唇边还残留着笑意,似乎在为要见到雷狮而开心,可是眼中的那颗星辰,再也亮不起来了。

现在雷狮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

愤怒?

悲伤?

都不是。

即便已经脱力,浑身是伤的海盗只是举起手中的雷神之锤,对准了毫发无伤的神仿,唇边扬起不屑的笑意。

“谁给你的胆子,敢动海盗的珍宝?”























 

VER.安迷修

骑士的理想很简单,匡扶正义,荡平世间的一切邪恶。

安迷修怀着这样的理想来到了凹凸大赛。

然后遇到了你。

骑士的内心总是澄明的,眼中总是闪烁着希望又坚定的光,无私地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是他的信条,但是在遇到你之后,他偷偷地有了一份私心。

想要守护你,想要每天都看见你的笑容,想要与你共度余生。

你不是需要保护的花瓶小姐,对抗敌人时的那份认真让安迷修为之心动,不过偶尔耍起小性子时也会抱着安迷修的流焱不撒手,嘟哝着“安迷修是个大猪蹄子。流焱都比你暖”等等,但没过多久就会想失忆一般凑过来伸手要抱抱。

心动,如何不心动?

与你共度的一个宁静的午间时光是他最大的奢侈。

可是,在这残酷的凹凸大赛里,一切平静都只是表象,稍有松懈,便会被接踵而来的的暴风雨给吞没。

安迷修和你扶持着到了决赛,决赛一开始,你就开始失踪,经常一失踪就是一整天,回来时满脸疲惫,安迷修心疼也没有问,只是提醒许多参赛者都遇害了。让你小心一点。

你点点头,把脸埋进了他的怀里。

安迷修轻轻地拥着你,他想,只要他和你还在一起,一切都会过去的。

直到有一天,安迷修亲眼看见你残杀了几个参赛者时,他才发现,自己似乎太天真了。

“你……之前的参赛者都是你杀害的?安迷修头一次觉得你是那么的陌生,湖绿色的眸中尽是失望。”

“是呀~”你掩去眸中的黯然,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容,“怎么,觉得不可置信?”

“为什么……之前你明明不是这样的……”安迷修死死地握住了手中的双剑,平生第一次觉得这剑不知该如何摆放。

“为什么?因为我想拿第一呀,小天真,凹凸大赛从来都只能活一个人,既然你看见,那便去死吧!”你拿起元力武器朝他攻去。

安迷修无法,只好持剑与你对战。

往常你和安迷修还能打个平手,但现在,花费了太多精力去捕杀参赛者的你怎么打得过安迷修?

你很快落了下风。

安迷修有意避开你的要害,他还是不愿相信你会变成现在这样,他想问个清楚。

这是他在信仰与挚爱的抉择面前,唯一的犹豫。

可是你故意把要害往他剑下送,安迷修一个没留神,流焱就刺进了你的心口。

“果然还是流焱暖呐。”你喟叹着向后倒下,却被安迷修接住了身子。

“为什么……”安迷修想拔出流焱,但又怕这样血流得更快,他又把目光移向自己手上的绷带,你按住了他的手。

“笨蛋骑士,凹凸大赛只能活一个人啊,我们又如何舍得与对方兵刃相向?骑士从来只讨伐恶党啊……”

你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吻上安迷修的唇。

“我的骑士,永远都是最干净的。”






















 

VER.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你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

只是突然之间,身后多了一条小尾巴,怎样都赶不走,动用武力又不屑。

嘉德罗斯拒绝承认其实是有点舍不得。

你俩之间的对话大多是由你开头的,每次遇到什么新鲜的东西你总是第一个去和嘉德罗斯说,他只是淡淡地瞥你一眼,有时甚至连眼神都懒得给,“聒噪。”

但从来没有让你住嘴。

心情好的时候,偶尔会指出你言语中的错误。

“老大,我和你说哦,原来雷王星最大的海之前叫阿兹多卡海……”

“是阿兹卡多海,渣渣。”

“诶?!老大你怎么知道的?!好厉害啊!”

嘉德罗斯不回话,只是习惯性地皱了皱眉,这些东西,早在他被造出来的那一刻,就被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得不到回答,你也不在意,嘿嘿一笑,凑上去抚平他的皱起来的眉角,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剥了糖纸送到了他的唇边。

“太甜了。”还是伸出舌头卷走了这颗糖。

“生活就是要甜甜蜜蜜的嘛!老大不喜欢甜的,是喜欢苦的?酸的?还是辣的?我这里也有怪味糖哦!”

“嘁。”嘉德罗斯伸手把你揽入怀中,一字一顿,“都,不,喜,欢。”

喜欢你。

“都不喜欢啊?那老大是喜欢平平淡淡的白开水吗?”

嘉德罗斯丢给你一个眼刀,你终于噤声。

他卷了你的一缕头发在手中把玩,“如果要选,甜的还算勉强。”

“嘿,就知道老大喜欢甜的!”

“……”

你总是这般没心没肺的,嘉德罗斯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不过,就这般开开心心的,勉强不错。

然而,凡事又怎么一帆风顺?

不知道是在哪场比赛,有几个参赛者钻了空子,逮到了落单的你。

等到嘉德罗斯赶到时,你已经奄奄一息了。

他眼神登时凌厉起来,那几个参赛者见状就要逃跑,祖玛和雷德默契地拦住了他们。

嘉德罗斯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恹恹的样子,仿佛随时都会睡去。

可是,一旦睡去了,就永远都醒不来了。

“哇……老大好无情哦,人家都要死了,也不意思意思哭一下,不过这样就不是老大了……”

嘉德罗斯皱了皱眉,他第一次觉得你的话是如此刺耳,你每说一句话都在加速自己的死亡,自被造出来的那一刻起,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未受过阻碍,可是这一次,面对你的死亡,他头一次无能为力。

“皱眉容易老啦……啊,忘了老大不会老啊……”你伸手,想像往常一样抚平嘉德罗斯的眉角,明明只是几十厘米的距离,你却怎么也够不到,只能无奈地任其垂下。

在落地的前一刻,嘉德罗斯握住了你的手。

你的眼睛瞪圆了一点,随即便扬起了嘴角,是一个灿烂的笑容,一滴泪自眼角划过。

“再见啦,老大。”

你化做无数光点飞向了天边,那是嘉德罗斯到达不了的地方。

地上留下了小一堆糖,全是水蜜桃的味道。

骗子。

嘉德罗斯拢住了那些糖,回眸看向那几个参赛者。

“在那几个老不死的给我灌输的东西里有这么一句话,对一个人最好的报复,就是让他永远活在恐惧之中,”神仿那鎏金色的眸中流露出淡淡的杀气。

“所以,你们最好活到决赛。”

嘉德罗斯转身。

“走了。”

“诶,就走了吗?不给小家伙……啊老大祖玛你们等等我啊!”

【老大,等等我呀!你太快了,我跟不上!】

【嘁,麻烦。】

【嘿嘿,不过反正知道老大走的哪条路,我总有一天会追上的!】

【……】

正是破晓之时。

嘉德罗斯微微阖眸。

人造的神仿是没有的心的。

后来有一个人,给了他一颗心,又挖走了。

没有鲜血淋漓。

可是,那痛楚,真真切切地存在。

评论(4)
热度(214)
©不世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