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仙★

佛系周更选手,因考试和吃粮经常可能在咕咕咕的边缘疯狂试探。

曾经无数次想删掉自己的黑历史但想了想花的时间emmmm......算辽。


入的坑有很多,bg,bl,gl都吃。

最爱的男人是雷狮。(想爬墙)(不醒醒)

欢迎找我来玩呀!




/他翘着唇角,看不透是恶劣还是温柔。/





/所谓异类,不过是因为不同罢了。/

装(shua)酷(lai)

#人设来源于凹凸世界乙女向剧组【恋语】的赌场pa,这个剧组真的真的超级棒啊啊啊啊啊啊我爱恋语!我吹爆剧组里的每一个人!门牌号777179859欢迎大家加入鸭!评论再放一遍方便复制

 

 

#集体耍赖系列,耍赖就是要整整齐齐

 

#长篇一点的还没写完所以先码几个沙雕段子自己爽爽

 

#在ooc的边缘放飞自我

 

#实际情况是我只和瑞哥赌了还输了

 

#祝观看愉快鸭

 

归档:不世仙的小星星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6514

 







——————

 

 

 

 

 

 

 

VER.雷狮(军火头头之一)

 

对面这个男人已经连输了十局,你这边的筹码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你不敢置信,自己的运气太好了吧!

 

你一向奉行见好就收的原则,再说赌桌上风云变幻,可能上一局赚了一大笔,下一局就输得只剩一条裤衩,所以你决定早点回酒店去数钱,“今天就到这里吧,”你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感谢先生您今晚的陪伴。”

 

雷狮闻言,抬眸看了你一眼,微微勾了勾唇,慵懒的声线不紧不慢地扬起,“这才刚刚开始,就想着提前离场么?”

 

你仍微笑着:“先生,我有些累了。”

 

雷狮扬了扬眉,“真的不赌了?”

 

“嗯,不赌了。”

 

“啧。”

 

雷狮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伸手解下腰间一物置于桌上——一把沙漠之鹰。

 

“夜还长,怎么选,全在你。”

 

——《不不不您有枪您说了算!》

 

 

 

 

 

 

 

 

 

 

 

 

 

 

 

 

 

 

 

 

VER.雷德(驻唱)

 

舞池中,驻唱与其选中的幸运儿翩翩起舞,配合得十分默契,仿佛排练了无数次。

 

——在旁人眼中是这样的。

 

而实际上——

 

你面无表情,手上抹着灰,一次又一次伸向雷德的脸,然后被他以刁钻的角度抓住手腕,配合着脚步化成一个个优美的舞蹈动作,引得周围喝彩迭起。

 

“我说小家伙,不要这么绝吧?你舍得让这么英俊的脸染上灰尘?”雷德朝你眨了眨眼,配上他那张俊美的脸,杀伤力直线上升。

 

“愿赌服输,我只是来拿我应得的。”你不为所动。

 

“哎呀,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呀,这样,我们再赌一局,我赢了的话之前的一切就一笔勾销好不好?”

 

“这是你第六次这么说了。”

 

“......真的这么执着?”

 

“对,就这么执着。”

 

“真是无情呢。”雷德笑了一下,拉着你的手转了几圈,随即松手,趁你还未回过神时迅速隐入人群。

 

“这位小姐想换一个舞伴,欢迎男士们来邀请她呀~”

 

——《呵。》

 

——《我看你能躲到几时。》

 

 

 

 

 

 

 

 

 

 

 

 

 

 

 

 

 

 

 

 

 

VER.格瑞(赌场保安)

 

这位在连输三局之后陷入了沉默。

 

你一面窃喜,一面试探着唤他:“先生?先生?”

 

“不在。”

 

???

 

啥?什么情况?

 

你不依不饶:“那我对面这位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酷哥是?”

 

“在梦游。”

 

???

 

“我说,先生,这都第三局了,是时候兑现赌注了吧?”你把心一横,壮着胆子从口袋里拿出一支记号笔,拧开笔盖走到格瑞身边,“输了的人要被画花脸,而且一晚上不能擦哦?”

 

格瑞一言不发。

 

见状你放心地伸向他的脸,“放心吧先生,我就画几撇猫胡子——诶诶诶诶?”却冷不防被他握住了手腕。

 

只见他另一只手迅速划过桌面,散落在桌面上的牌;立刻被他收拢于掌心,手腕翻转间已将其洗了几次,引得周围一阵惊叹。他将手中的牌递予立于一旁的荷官,微微颔首示意荷官发牌,随后看向你。

 

“再来。”

 

——《就不怕脸上多几撇猫胡子吗?》

 

 

 

 

 

 

 

 

 

 

 

 

 

 

 

 

 

 

 

 

VER.安迷修(赌场酒吧老板)

 

“在下......输了。”安迷修有些苦恼地看着已经摊开地牌面,头顶那一撮呆毛都有些蔫。

 

“哎呀胜败乃兵家常事嘛!来来来,先生,愿赌服输,这个纸条是您自己贴呢还是我来代劳?”你麻溜地写好一张小纸条,在他面前晃了晃,“说好了哦,一晚上不能撕下来哦!”

 

“能不能......换个赌注?”安迷修那双莹绿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着你,目光中带着些许乞求。

 

“不行哦,”你笑眯眯地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吧,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在下愿赌服输。”安迷修接过你手中的纸条正要往脸上贴,却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将手中的纸条放下,“小姐坐了这么久,应该渴了吧?是在下疏忽了。”

 

说完,也不等你回答,安迷修迅速调好了一杯冷饮递给你:“请用。”

 

你有些发懵,下意识接过冷饮喝了一口,清爽的味道瞬间俘获了你的味蕾,你刚想张口说声谢谢,安迷修突然一手将你揽入怀中,一手接住了不知从哪飞来的酒瓶。

 

“抱歉,”安迷修松开你,“那边似乎有人在闹事,在下可能要先离开一会。”

 

莫名其妙被救了一命的你呆呆地点头:“那先生快去吧,我就不耽搁您了。”

 

闻言,安迷修冲你笑了笑,一手撑住台吧稍稍使力便翻了出去,起落间是行云流水般赏心悦目。

 

“小姐请稍等,在下马上就回来。”

 

——《好帅啊》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他一个酒吧老板为什么要干保安的活?!》

 

 

 

 

 

 

 

 

 

 

 

 

 

 

 

 

 

 

 

VER.嘉德罗斯(军火头头之二)

 

“啧,居然输了。”嘉德罗斯微微抬眸扫过桌上你早已摊开地牌面,又瞥了一眼手中的牌,轻嗤一声,随手丢至一边。

 

站在赌桌旁的荷官急忙收走剩下的牌,拿出了一幅崭新的牌。

 

“那您是否可以兑现赌注了呢?”你微笑着说,“让我知道我想要知道的?比如,您来这的目的?”

 

“异想天开,花费小小的代价便想得到巨大的收获,你很自信?”嘉德罗斯扬了扬眉。

 

“可是愿赌服输不是么?而且......这是您第七次这么说了。”你小心翼翼地提醒。

 

“愿赌服输是自然,对赌桌上的输赢如此斤斤计较,你也就这点水平了。”

 

鬼啦!到底是谁对输赢斤斤计较啊!你一边腹诽,一边轻声道:“那赌注......”

 

“我说过,愿赌服输,”嘉德罗斯微微抬手,示意荷官发牌,“不过,想从我口中套出情报,这远远不够。”

 

“你能保证,接下来,你会一直赢下去?”

 

——《我保证接下来您可能会被打脸》

评论(3)
热度(153)
©不世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