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仙★

佛系周更选手,因考试和吃粮经常可能在咕咕咕的边缘疯狂试探。

曾经无数次想删掉自己的黑历史但想了想花的时间emmmm......算辽。


入的坑有很多,bg,bl,gl都吃。

最爱的男人是雷狮。(想爬墙)(不醒醒)

欢迎找我来玩呀!




/他翘着唇角,看不透是恶劣还是温柔。/





/所谓异类,不过是因为不同罢了。/

高中不准早恋

#ooc我抱走了

 

#又是一发存稿

 

#内含凹凸F4

 

#最后祝各位看官愉快

 

归档:不世仙的小星星

http://bushixian739.lofter.com/post/1f53322e_12d626514

 








 ——————————————————

 

 

 

 

 

 

 

VER.雷狮

 

都怪雷狮。

 

你和雷狮从小是邻居,并且父母是朋友,当他的父母第一次带他来你家,他弄坏了你最心爱的小熊之后,你们之间的梁子就结下了。

 

命运弄人,你和雷狮从幼儿园一直同校到现在高中,不仅同班而且同桌,于是你们从小一直吵到大。

 

是极具火药味的青梅竹马。

 

当然,大多数时候都是雷狮赢,这曾几度让你怀疑他是不是得了骂街大妈的真传。而偶尔你赢的时候,他就会动用武力,让你赢了也不好过。

 

是的,动用武力。

 

只对你一个女孩子动用武力。

 

妈卖批。

 

那天午休后,你和雷狮因为一件事又吵起来了,结果你罕见地赢了。雷狮毫不客气地拉着你的脸往两边扯,刚好被路过地班主任看到了,因在他眼里你俩举止过于亲密,于是你俩被请到办公室喝茶。

 

“你们是不是早恋了?”班主任开门见山。

 

“早恋?!和他?!”你瞪大了眼睛。

 

虽然雷狮是长的高了点帅了点让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敢欺负你你饿地时候他抽屉里总是有零食给你吃你受伤了他会第一时间带你去医务室......但你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呢......

 

想到这里,你更气了,于是拔高音量道:“我就是和猪早恋都不会和他早恋!”

 

“哦?猪?”雷狮冷笑。

 

“怎么,不服?”你一脸挑衅地看着他。

 

“只怕是猪都看不上你。”

 

“你!!!——”

 

于是你们又吵起来了,当着班主任的面。

 

结果你奇迹般地又赢了。

 

“综上所述,我和他不可能早恋。”一天之内连赢两场,你神清气爽地下结论。

 

雷狮倏地笑了。

 

“是啊,现在我和她是没有早恋,”他说,“不过很快就是了。”

 

说罢,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拉过你,在你嘴唇上狠狠咬了一口,是的,咬。

 

“做我女朋友。”

 

“这是通知,不是请求。”

 

——《120吗我们班主任晕倒了》

 

——《于是后知后觉地问他:意思是说你是猪?》

 

——《然后又被咬了一口,同一个地方》

 

——《疼》

 

 

 

 

 

 

 

 

 

 

 

 

 

 

 

 

 

 

 

 

VER.嘉德罗斯

 

这事得怪你。

 

嘉德罗斯是理科第一,早早地就通过了国外一所大学地考试被招为新生,但是他没有立刻走,等着文科第一的你考进和他同一所大学,当然,系肯定是不同的。

 

你和嘉德罗斯的班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因为平日里你忙着学习和考试,即便在同一个学校见面的时间也是少之又少,但只要想到和他在同一所学校,你就立刻充满了干劲。

 

某天午休过后,睡得迷迷糊糊的你打算去厕所洗把脸,正好碰上下楼打水的嘉德罗斯——说是打水,其实是为了看看你,如果能打个照面当然最好。

 

嘉德罗斯比你矮一些,你最喜欢从后面抱着他,把脸埋进他那柔软地金发中蹭——你称之为“吸嘉”。

 

嘉德罗斯开始还会说你,但时间一长,他也就由你去了。

 

那天你真的是睡迷糊了,再加上那些天积累下来的相思之苦,一看到嘉德罗斯那头金发,一时没忍住,喊了一声“嘉嘉”,就扑了过去。

 

嘉德罗斯的脸瞬间就红了。

 

“渣渣!”他气得握紧了拳头,又舍不得打你。

 

等你回过神来时,你和嘉德罗斯已经在办公室里了,两班班主任都在。

 

你又羞又愧,再加上两个班主任的严词轰炸,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死死地捏着衣角,机械地小声重复着“我没有”。

 

“你们知不知道早恋是要被开除的!”

 

你瞬间愣住了,话也忘了说,眼泪直接掉了下来。

 

怎么办啊,把嘉嘉都给拖累了......

 

下一秒,你便被搂入一个温暖熟悉地怀抱。

 

“那你们尽管开除好了,”嘉德罗斯冷冷开口,“如果你们觉得失去两个即将出国留学地学生没什么关系的话。”

 

你的王揉了揉你的头,语气是难得的温柔。

 

“别哭了,丑死了。”

 

——《吾王威武!吾王赛高!》

 

 

 

 

 

 

 

 

 

 

 

 

 

 

 

 

 

 

 

 

VER.安迷修

 

这事两人都有责任......吧。

 

安迷修是学生会会长,你是副会长,平日里打交道地机会很多,再加上你二人性格相称,熟识之后更是觉得合拍,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安迷修拿着一枝玫瑰向你告白了,你们顺其自然地在一起了。

 

你们没有所谓地热恋期,直接进入了老夫老妻模式,只消一个眼神,便能知晓对方所想,离真正的老年养生只差一杯枸杞茶。

 

有时晚自习后,你们会在运动场散一会步,聊聊各自一天的经历。

 

如果不是有天晚上你突发奇想想要亲亲可能直到毕业也没有人知道你俩是一对。

 

你俩连手都没有牵过,安迷修肯定不好意思,但你趁他不注意飞快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跑开了,留下他一个人在原地发愣。

 

谁知这一幕居然被人拍了下来,还堂而皇之地放在了学校的官网上——因为是晚上,所以有些模糊,但是大致还是看得出来是你俩——大概是某个暗恋安迷修地妹子地嫉妒心在作祟吧。

 

所以......

 

好吧,大部分责任在你,嗯,大部分。

 

——谁让安迷修是你的男朋友呢。

 

你任性地让他担了剩下一小部分责任。

 

不过现在的重点是怎么过班主任以及学校这一关。

 

因为闹得实在是太大了,在被班主任训了一顿后,你们被迫在全校面前做了一次深刻地检讨,在学生会的职务也被撤了。

 

检讨大会后,安迷修叫住了你。

 

“公主殿下还好吗?”

 

“骑士先生还好吗?”你眨了眨眼睛。

 

然后你们相视一笑,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而去。

 

那时正是春日的一个清晨,朝阳初升,万物生长。

 

以为这就完了?

 

呵,天真。

 

为了防止你们“旧情复燃”,班主任特地安排了一个同学盯着你,但你和安迷修再没见过面,更谈不上说话了。

 

与此同时,学校官网上多了一个帖子,楼主是一个昵称为“公主”的人,每天都会发一些小日常,一个账号ID为“骑士”的人必然回帖,就像在聊天一样,两个人地对话十分有趣,其中掺杂着一些易错易混小知识,各科都有,讲解生动易懂,毫无违和感,十分受欢迎,有的老师甚至截下其中一些片段拿来讲课。

 

“公主殿下还好吗?”

 

“我很好哦,骑士先生呢?”

 

“在下也是。”

 

——《所谓学霸的浪漫》

 

 

 

 

 

 

 

 

 

 

 

 

 

 

 

 

 

 

 

 

VER.格瑞

 

怪金。

 

不接受任何反驳。

 

你和格瑞坐在教室最里边地角落,书墙一砌,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你们在干什么,你总是趁机占格瑞便宜。

 

对,占便宜的是你。

 

格瑞这种高冷人设的男神怎么会主动占人便宜呢?那样可就崩人设啦。

 

星期一下午第一节课是自习课,那天你吃到了一款超好吃的牛奶糖,决定带给格瑞尝尝,只是上课才想起这茬,你想着反正是自习课,便肆无忌惮地拿出一颗剥了糖纸,递到格瑞嘴边,小声喊:“嗝瑞儿~”

 

格瑞瞥了你一眼,张嘴要吞下去,你却迅速拿开了手。

 

格瑞又瞥了你一眼,“无聊。”

 

你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把手伸了过去,带他张嘴又迅速缩回来,如此反复几次之后,他死也不肯张嘴了。

 

嘿嘿嘿......

 

就是在这个节点,迟到的金,匆匆从后门跑进,一眼看见你俩,想也不想就来了一句:“格瑞你们在吃什么呀?我也要吃!”

 

一片死寂。

 

虽说自习课教室本就安静,但这时你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让你绝望的安静。

 

金的身后还跟着神出鬼没的班主任。

 

儿格瑞,当着全班人,以及班主任的面,张口吞下了你手中的牛奶糖,还在你指尖上添了一下,“甜的。”

 

换做以往,你肯定会老脸一红,但是现在,你根本就不敢。

 

去办公室喝茶肯定是少不了的,金也被“请”来了,因为他不仅迟到,还在自习课上大声喧哗。

 

先处理地肯定是你和格瑞的问题,自知惹祸的金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

 

自进办公室开始,你的大脑就开始高速运转,思考着怎样在“人赃并获”的情况下编出合理的解释,没想到格瑞先开口了。

 

“我和她......”他停顿了一下,似在迟疑,“是娃娃亲。”

 

?!!

 

格瑞你是来搞笑的吗???怕不是脑子进了牛奶???

 

班主任地脸青了一点,但是还是尽量用一种温和的语气说:“......格瑞同学,封建包办婚姻......不好。”

 

格瑞看了你一眼:“她很好。”

 

?!!

 

我知道我很好,但是班主任这金都听得出来地潜台词格瑞你是真的听不懂还是装不懂???为了配合你我是不是该说一句“他很好”???你绝望地想。

 

班主任的脸完全青了,你怀疑他下一刻就要出口成脏。

 

而这时,在一旁看不下去的金开口了:“老班你就放心吧,他们初中就在一起了,成绩好着呢!只会更好!”

 

班主任闻言气得一噎,伸出手指了指格瑞,又指了指你,整个人都在抖。

 

在你殷切地注视下,格瑞并不如你期望地点了点头。

 

“嗯。”

 

——《又一个被气晕的班主任》

 

——《你俩脑子都进了牛奶》

 

——《格瑞我跟你讲你这人设崩得很成功很彻底》

 

——《嗯。》

 

——《......你赢了。》

 

——《嗯。》

 

——《嗯个鬼啦再不想想办法你可能没法活着进你岳父的门啦!》

 

——《嗯。》

 

——《......》

评论(12)
热度(404)
©不世仙★ | Powered by LOFTER